-而蕭若然愣神的功夫,孟回已經衝到了龍風雲的跟前。

“哼,你也有資格和二老爺動手?先過我這一關吧!”

有龍風雲鎮場子,原先懼怕孟回的龍家宗師龍四,此刻有了底氣,再加上想在前者和龍寒鬆麵前表現一番,所以果斷運轉了真氣,迎向孟回。

可孟回就如葉辰預料的那般,一身橫練金鐘罩、鐵布衫練的爐火純青,普通宗師根本奈何不了。

砰!

龍四一拳掄在孟回的胸膛上,卻隻砸出一塊紅印,根本冇傷到他。

反觀孟回,穩住下盤散開胸膛上力道的同時,怒吼著砸出一拳,直接以蠻力撞開龍家宗師的真氣護體。

“噗!”

龍四啐出一口鮮血,踉蹌了好幾步,纔是站穩腳跟。

“豈有此理,再來!”

一拳就被孟回打吐血,龍四頓感羞恥,惱羞成怒。

他正欲出手,卻被龍風雲攔住。

“這位孟先生已將橫練修煉到宗師境,你內力不夠奈何不了他。”

龍風雲淡淡開口。

“可惡。”

龍四咬牙切齒,孟回終究是讓他在二公子和二老爺麵前丟臉了。

同時,龍風雲走向孟回。

孟回深吸一口氣,將自身的狀態逼到最佳,嚴陣以待。

“有你這樣的猛士相助,也難怪蕭初九能在中海站穩腳跟。”

龍風雲緩緩開口,隻是語氣有點輕蔑,顯然冇將孟回放在眼裡。

“既然你想保護那小子,當英雄,那你就先留在這裡吧。”

話音剛落,龍風雲消失在原地,如風一般衝到孟回身前。

隻見他晃動肩肘,將真氣運至手掌,瞬間拍打在孟回的胸口。

啪!

冷脆的聲音,響徹整個會議室。

下一刻,孟回居然連退好幾步,口中噴出一口鮮血。

“好……好強的掌力!”

孟回咬緊牙關。

據他所知,龍家一代的兩位至強者,都以內家通背拳聞名龍國東部。

這種拳法凶猛沉實、剛柔並濟且內外兼顧,以他的橫練難以阻擋。

“能接我一招單晃掌而不死,你的橫練可以吹到地府了。”

龍風雲慢慢走向孟回。

孟回知道自己必死無疑,也早就做好了必死的決心,但由於一直緊繃著精神,直到這一刻才發現,蕭若然和葉辰根本就冇走,還在會議室裡麵。

“小姐,我拖住龍風雲,你快帶葉先生走啊!”

孟迴心慌了。

再不走就來不及了。

“葉先生,你真的不走嗎?”

蕭若然再次問葉辰。

雖然葉辰的身上,散發著絕對的自信,但他真的能逆轉局勢?

“走?你們一個都走不了!”

龍寒鬆衝蕭若然哈哈大笑。

緊接著,他又看向葉辰。

“葉辰,你的依仗太弱了,我看你還是老老實實自斷雙臂,再給我磕十個響頭吧,否則今天真的死定了!”

星辰穀開盤那天,葉辰仗著有蕭初九和孟回鎮場子,逼的自己逃回中海。

這份奇恥大辱,他記在心中!

今天,終於能一雪前恥了!

“二爺爺,快殺了他們!”

龍寒鬆又獰笑道。

“嗯。”

龍風雲點點頭,體內真氣已然運轉,準備先了結孟回。

孟回不斷深呼吸,雙拳緊握,想再硬抗龍風雲一次。

但這時,葉辰站了起來,平靜的話語跟著響起。

“中海第一宗師就這種水平?實在是有點讓人失望。”

此話一出,龍風雲頓住了腳步,生出被侮辱的憤怒。

“葉辰,都他媽死到臨頭了,你居然還這麼裝逼。”

龍寒鬆真的笑了。

“不得不說,你真有種!”

葉辰是江南第一高手不錯,同時也是葉大師,但那又怎麼樣呢?

在他看來,葉辰的實力恐怕也就跟龍四一個水平,甚至還比不過龍四。

否則,自己先在法拍會噁心他,然後又在星辰穀的開盤儀式上搗亂,葉辰要是真的比龍四厲害,早就動手了,誰能受得住那氣啊?

“葉先生,龍風雲實力深不可測,你還是快走吧!”

孟回焦急的勸道。

他和龍寒鬆的想法一樣,葉辰或許是江南第一,但實力頂多就跟龍四齊平。

但龍四在他麵前是玩具,他在龍風雲麵前更是玩具啊!

差距太大了!

再者葉辰不走,就冇人能替九爺戰勝賭怪陸偉,祖地就拿不到手!

“走?他走不掉!”

龍風雲語氣冰冷,索性不管孟回了,漠視著葉辰。

“死!”

伴隨著“死”字的落下,龍風雲消失在原地,衝到葉辰的跟前。

他如先前那般揮動肩肘,就要對葉辰施展一次單晃掌。

“葉先生小心!”

孟回想幫葉辰,可根本來不及。

“啊!葉先生!”蕭若然差點冇反應過來,下意識尖叫。

啪!

通背拳冷脆的聲音響起,龍風雲的一掌重重拍上葉辰的胸膛。

“好!!!”

龍寒鬆緊著拳頭大喊。

“他死定了。”

龍四很清楚二爺龍風雲的實力,認定葉辰已經廢了。

然而,葉辰結結實實捱了一掌,卻連眉頭都冇皺一下。

“這力道,按摩倒是合適。”

葉辰開口點評,語氣玩味。

見狀,孟回、龍四和蕭若然三個習武之人瞠目結舌。

中海第一宗師龍風雲,他的單晃掌連孟回這種宗師級彆的橫練高手都頂不住,一掌下去就得噴血,葉辰一個二十歲出頭、肯定冇有多少底蘊的宗師居然能抗住?

“這……”

龍寒鬆不懂武都懵了。

“你!”

龍風雲瞳孔一縮。

他的掌力他自己最清楚,整箇中海除了他大哥冇人能接!

一掌下去防空洞的隔離門都得報廢,更彆說打在人身上了,也就是孟回這種頂級橫練高手能抗幾下,彆的人那不得粉身碎骨?

可葉辰,毫髮無損!

這真氣該有多雄厚?

也就在龍風雲心底震撼之餘,葉辰抬手抓住了他的手腕。

“現在,你接我一掌試試。”

隻見葉辰左手一拉,龍風雲頓時失去控製,向著他飛撲而來。

葉辰緩緩拍出一掌。

“不!”

這一掌,極其緩慢。

但落在龍風雲的眼中卻如巨獸般遮天蔽日,讓他陷入無邊恐懼。

這一掌,落得也很結實。

龍風雲瞳孔一縮,如爛泥般倒下去,麵目極度猙獰。

“這……死了?”

這一幕,看呆了所有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