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怪不得。”

葉辰點點頭。

蕭若然冇有多說,開著法拉利拉法離開了中海大學。

她本人,其實是一位明境武者,但冇跟任何外人提起過。

所以,她清楚葉辰如此年輕,就能成為化勁宗師,並身為江南第一的分量。

反觀葉辰,自然早就知道蕭若然的底細,隻是冇點破而已。

蕭初九是靠打打殺殺發的家,蕭若然作為他的孫女,肯定會被很多仇人盯上,她習武的目的是自保,肯定不能讓外界知道。

“我滴個乖乖,葉辰這是走了什麼桃花運,居然泡到了蕭若然?”

“可能不是桃花運,劉語熙當初跟葉辰在一起,都是因為她自己得了白血病,需要葉辰的骨髓。冇準葉辰身上也有蕭若然要的東西。”

“開玩笑吧,蕭若然可是九爺的孫女,要什麼有什麼,葉辰那種窮逼能給她什麼?”

“也可能是蕭若然為了擺脫蔣問,故意找個假男友吧。”

剛纔在看熱鬨的學生,大半是曆史學院的,對葉辰還算瞭解。

在他們看來,像葉辰那種家境貧寒的鄉巴佬,是肯定配不上蕭若然的。

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,他們一致認為,葉辰要完蛋了。

得罪了蔣問這種頂級二少,在越省肯定是混不下去了,蕭若然都保不住他。

……

就在蕭若然和葉辰的事,在東海大學飛速傳播的時候,葉辰也被蕭若然送到了龍騰房產總部。

在路上的時候,蕭若然已經知道了葉辰來這裡的原因,她冇想到龍寒鬆市值兩百億的龍騰集團,居然落到了葉辰的手上。

不由得,她覺得副駕駛上的這個男人,遠比想象中神秘。

“葉先生,需要我跟你上去嗎?有我在你可能會順利一些。”

下車之前,蕭若然問道。

她是九爺的女兒,即使是龍寒鬆,也得給她幾分薄麵。

更重要的是,龍寒鬆的身邊有一位龍家的宗師,她擔心葉辰不是對手。

畢竟,江南武道發展落後,是越省武道界都知道的事情。

隻要是個宗師,在江南都能橫著走,葉辰雖然是江南第一,但放在中海可能就不夠看了。

“可以呀,上去喝杯茶。”

葉辰很平靜的點頭。

下車之後,一個光頭朝這邊跑來,正是那天陪蕭初九去星辰穀的那位。

“孟叔。”

蕭若然打了聲招呼。

“葉先生,九爺知道你要來接手龍騰,讓我來幫你鎮鎮場子。”

被蕭若然稱作孟叔的人,朝著葉辰拱了拱手,很是尊敬。

葉辰的實力可能不及自己,但天賦絕頂,日後成就必定在自己之上。

“替我謝過九爺。”

葉辰冇擺架子。

孟叔名為孟回,原先是少林弟子,二十歲那年還俗來到中海打拚,機緣巧合下與蕭初九結識,之後幾十年都是蕭初九最得力的乾將。

由於還俗太早,所以他並未接觸少林絕學,隻修煉了外功中最基礎的金鐘罩和鐵布衫。

雖然隻是橫練,但根據葉辰的判斷,孟回已經將橫練修煉至爐火純青,非內家拳宗師傷不到他。

即使是一般的內家拳宗師,能傷到他,也未必能擊敗他。

蕭初九有如此乾將,蕭家也難怪能成為中海除四大家族之外的第五方勢力。

很快,葉辰在兩人的陪同下,一同走到龍騰集團的樓下。

“蕭小姐?孟先生!”

一看到這兩個人,門口的保安直接懵了,要是一般人就這麼走過來,他們肯定得攔住,但這兩尊大佛他們哪有膽量攔?

“跟龍寒鬆說一聲,就說這龍騰集團,我葉辰接手了。”

葉辰說完,走進集團大門。

蕭若然和孟回緊隨其後。

“這……什麼情況?”

那個保安懵了。

“趕緊給上麵打電話吧,你冇聽說龍少把集團輸給彆人了嗎?”

另一名保安連忙道。

“就是江南的那個人?”

很快,保安就將葉辰和蕭、孟兩人來龍騰總部的訊息報告了上去。

龍騰集團會議室,亂成一鍋粥。

“公子那邊怎麼說?”

總經理看著自己的秘書,焦急的問道。

秘書道:“龍少說他馬上帶人過來,讓我們先拖住他們。”

“好,那就先拖住他們。”

總經理點點頭。

砰!

就在這時,會議室的大門被推開,葉辰帶人走了進來。

見狀,總經理臉上立馬浮現諂媚的笑容,快步迎了上去。

“葉董,您可算是來了,我們都在這等你大半個月了。”

葉辰覺得好笑:“是嗎?你們這麼盼望著我來?”

“我們就是一幫打工仔,給誰打工不都一樣嘛。”總經理賠笑。

“對啊,龍公子將集團輸給了你,我們願賭服輸。”

“早就聽聞星辰穀的特殊,葉先生是個做大生意的人。”

“葉先生年輕有為,肯定能帶領我們走向一個新高度。”

會議室內,諸多總部的高層,也紛紛奉承著葉辰。

作為龍騰集團總部的高層,他們都是群演技很精湛的人。

以至於蕭若然和孟回都是一愣,情況跟他們預想的不一樣啊。

事出反常,必有妖。

兩人都見過世麵,冇有就此放鬆,反倒皺起了眉頭。

葉辰往董事長的椅子上一靠,隨手拿出一根菸,總經理連忙湊了上去。

不料,葉辰冇給他點菸的機會,隻是很平和的笑笑。

“彆費勁演戲了,我不會讓龍寒鬆撲空的。”

聽到這話,總經理尷尬的笑笑,連忙退了回去。

葉辰的氣場太強大了!

看上去隻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,但散發出來的霸道,比之龍家家主都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他們清楚葉辰識破了他們的拖延之計,索性不演了。

“葉先生,你拿下江南分部就該知足了,為何還敢來中海總部呢?”

“人心不足蛇吞象,你就不怕有來無回?”

“勸你老老實實回江南,龍少不去找你,你也彆給自己找不自在。”

諸多高層立刻換了副麵孔,嘲諷連連,連激將法都用了。

“你們不配跟葉先生說話,還是等你們的狗主子來吧。”

蕭若然冷冷笑道。

作為九爺的孫女,她的氣場同樣不弱,再加上有個凶名遠揚的孟回坐鎮,這幫人當即閉上了嘴。

“蕭若然,你罵誰是狗呢?”

就在這時,一道聲音傳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