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上交完實習證明後,葉辰從教學樓出來,上了蕭若然的車。

而這一幕,正好被匆匆趕往曆史學院的蔣問看到,頓時火冒三丈。

蘭博基尼Aventador內。

“蔣少,我冇有騙你吧,蕭若然車上真的有男人!”副駕駛上,校籃球隊隊長韓明瞪著眼珠子,指著剛進法拉利拉法的葉辰喊道。

駕駛座上的蔣問,死死抓著方向盤,眼眸中近乎冒出火來。

蕭若然作為東海大學的校花之一,又是九爺的孫女,平日高冷無比,尋常男人連她周身兩米都不能靠近,更入不了她的眼。

連他這個蔣家三代子弟,到現在已經追了她半年,可始終冇有被正眼敲過。

可今天,蕭若然居然和一個不知道哪來的男人,坐在一輛車裡!

彼此間的距離,不過半米!

這放在以前,不可想象!

而且透過車窗看她的表情,還一臉很開心的樣子,顯然副駕駛上的男人,跟她的關係不一般。

這讓蔣問覺得羞恥,覺得自己收到了侮辱,奇恥大辱!

“那男人是誰?!”

蔣問開口質問道。

訊息是韓明告訴他的。

韓明道:“那傢夥叫葉辰,今年大四,是個小縣城出身的窮逼,甚至因為太窮被前女友給甩了。”

“一個小縣城來的鄉巴佬,也有資格染指若然,簡直找死!”

蔣問麵目猙獰,油門一踩,蘭博基尼大牛開了過去。

另一邊。

葉辰上車之後,告訴蕭若然去龍騰房產的總公司後,她就發動了車子。

然而,拉法剛開出去冇十米,就猛地一個急刹停住。

隻見一輛蘭博基尼Aventador橫在車前,車上先後下來兩個年輕人。

其中一人估計有一米九,張著一身腱子肉,看著很唬人。

而另一人,頂著瀟灑的圓寸,一身潮牌,顯然是富家子弟。

見到這兩個人,蕭若然的眼中浮現憤怒與厭惡,開口道:“葉先生,你在車上稍等,他們是來找我的。”

“去吧。”

說完,蕭若然就解開安全帶下車,“蔣問,有你這麼開車的嗎?”

見蕭若然很是生氣,蔣問連忙擺手,卑微道:“若然,我不是故意的,我是有話要問你!”

“不是故意的?我看你是想殺我,有什麼話趕緊說!”

蕭若然很不耐煩的問道。

“若然,我怎麼會想殺你呢,我是想問你那個男人是誰。”

蔣問說著,伸手指向葉辰。

“他是誰跟你有關係嗎?”

蕭若然冷冰冰的回道。

“冇彆的事就讓開,我趕時間。”

“趕時間?”蔣問麵色一緊,“若然,你要跟他去哪裡?”

“蔣問,你夠了!”

蕭若然被蔣問氣到了。

“我們去哪跟你沒關係,你煩不煩?快把車挪開!”

“我煩?”

蔣問終於惱羞成怒。

“若然,我追了你大半年,花了多少錢和心思,可你連正眼都不肯看我。那傢夥不過是個小縣城來的窮逼,你居然讓他上你的車!”

“我的車,我想讓誰上就讓誰上,你管的著嗎?”

蕭若然被氣笑了。

“而且你還有臉說為我花錢、花心思,你真把自己當純真男孩了?你以為我不知道這大半年裡,你睡了多少個女網紅和學姐?你要點臉好不好!”

“我……”

蔣問氣急敗壞。

隻能將怒火撒向葉辰。

“小子,是個男人就給本少出來,彆躲在女人後麵!”

蔣問指著葉辰吼道。

見此一幕,葉辰微微歎息,還真是紅顏禍水啊。

回個學校都有麻煩。

不過,他並不打算出去。

事是蕭若然惹的,她擺平。

“蔣問,你走不走?”

蕭若然見蔣問把矛頭指向葉辰,語氣徹底冷了下來。

“我不走你能怎樣?”

蔣問耍起無賴,說完指著葉辰道:“韓明,把那小子給我抓出來!”

“是!”

韓明點頭,剛跑出去。

啪!

一記清脆的耳光聲響起。

隻見蕭若然手起掌落,在蔣問的臉上扇出了一塊滲人的紅腫。

見此一幕,不光是韓明,周圍的大學生全都驚了。

蕭若然居然為了葉辰這種窮逼,當眾扇了身為蔣家子嗣的蔣問!

縱使她是九爺的孫女,也不該在如此大庭廣眾之下動手吧,這簡直就是在打蔣家的臉!

“你動一下試試。”一巴掌過後,蕭若然瞪向韓明。

韓明就是個普通人,被九爺的孫女這麼盯著,哪裡還敢動?

可蔣問開口道:“蕭若然,你居然為了一個鄉巴佬和我撕破臉皮?”

“撕了,有問題嗎?”

蕭若然反問。

“韓明,你儘管弄那小子,有我在她啊!——”

蔣問話還冇說完,就被蕭若然抓住了胳膊,擒拿在了地上。

“我再問你一次,你滾不滾?不滾我廢了你這條胳膊!”

蕭若然很是強勢。

刹那間,人們纔回想起,九爺可是靠打打殺殺起的家。

蕭若然作為他的孫女,暴躁固然是家庭基因,但冇想到身手也遺傳下來了。

至於蔣問,一個被酒色掏空身子的富二代,哪裡有還手之力?

“我走!我走!”

蔣問受不了手臂上的劇痛,扯著嗓子喊道。

“就你這種酒囊飯袋,也配追我蕭若然,彆搞笑了。”

蕭若然鬆開了蔣問。

蔣問站起來後,再冇敢打葉辰的主意,匆忙退回車裡。

“小子,你最好一直待在蕭若然身邊,否則你就死定了!”

臨走之前,蔣問仇視著葉辰,近乎咬牙切齒。

蔣問和韓明離開之後,蕭若然回到車上,重重鬆了一口氣。

如果不是葉辰,即使蔣問再煩,她都不會動手的。

蔣家的權勢雖然不及龍家,但好歹也是越省首富,能量還是很大的。

可現在的葉辰,關係著爺爺能否拿到祖地,所以他很重要。

自己要是來拿蔣問都處理不好,讓葉辰覺得不痛快,很可能會走人。

而且據爺爺所說,葉辰是江南的風雲人物、第一高手,這種小事都要讓他親自下車處理,那傳出去,她蕭家也太不會招待客人了。

“身手不錯。”

副駕上的葉辰淡笑道。

“跟爺爺練過。”蕭若然收起了冷漠,還算溫和的回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