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三十萬一平米!

這個價格一出,不止在場的記者,就連胡孝自己都愣住了。

要知道,即使是江南市區的房子,也不過十萬一平米。

這種房價就是放在寸土寸金的申城和燕京,都少有更高的。

房價的事,他之前問過葉辰,但葉辰一直冇告訴他,現在突然給了他個大霹靂!

星辰穀的環境是不錯,但位置太過偏僻,就算有當紅女星寧秋宜的宣傳,以及江南各方勢力大佬的背書,他和其他高預設的房價,也就是八萬一平。

隻要把所有的房子都賣出去,就算補不上六十億的投入,也不至於太虧。

但……三十萬一平!

葉辰不是開玩笑吧?

就算楚家、焦雷這麼一大幫人都很敬重你,但人家畢竟是來幫忙的,你定這麼高的房價,不是擺明把他們當豬宰嗎?

就算他們不會翻臉,心裡也肯定會有些不痛快吧?

胡孝很是擔心,但他的一切都是葉辰給的,他冇資格反對。

“這房價……”

台下,焦雷變了臉色。

他剛纔還誇下海口,說要買個十套八套的,可如果真的三十萬一平,以他的財力買一套都夠嗆。

楚劍鋒和楚冰月麵不改色,他們懂葉辰,絕不可能亂定價的。

甚至,已經邁入修真一道的楚冰月,感受到了來自星辰穀內部的不同。

不過,楚天龍很是費解。

三十萬一平,就是放在市中心都冇人買,畢竟江南又不是省會,也不是什麼一線城市,地冇那麼貴。

可星辰穀坐落在江南北郊,車程兩小時,離中海更是隔了兩座大山,這麼高的房價,他們這些人倒是能給個麵子買兩套,普通的有錢人誰會來買?

“三十萬一平?”

龍寒鬆聽到這個價格,差點以為自己聽錯,笑的人仰馬翻。

“葉辰,你特麼不是在逗我吧?你以為你這破星辰穀是湯臣一品還是燕京二環啊?張口就來,還三十萬一平,你怎麼不說一百萬一平呢?”

“龍少,這麼高的價格,我看也就楚家那幫蠢蛋會買了,其他人誰會願意當這冤種啊?”

如今的孔文,已經徹底站在龍寒鬆一邊,也不顧及楚家的權勢了。

在龍家麵前,楚家算個屁!

“對啊,還隨便賣出去十幾套,楚家這幫人說是願意為你散儘家財,可你彆真逼他們傾家蕩產配合你裝逼啊!”龍寒鬆又是大笑。

“葉先生,三十萬一平的房價已經趕超湯臣一品了,請問您是認真的嗎?”

“葉先生,這麼高的房價,您認為有多少人會來買?”

“葉先生,你是不是定價的時候,多打了一個零呀?”

在龍寒鬆的示意下,大批的記者懟向葉辰,頻頻發問。

“我當然是認真的,星辰穀的均價就是三十萬一平。”

麵對諸多記者的咄咄逼人,葉辰隻是風輕雲淡的迴應。

“至於會不會有人來買,這種問題以後還是不要提了,你們應該問,要怎麼樣纔有資格買星辰穀的房子。”

葉辰的自信,讓諸多記者費解,一時間摸不著頭腦。

這葉大師不會有病吧?

“好了,我也不賣關子了,開盤儀式到此結束。”

葉辰又淡淡開口。

“接下來,我們會開放星辰穀,你們可以儘情參觀。相信你們看完之後,就會明白貴有貴的道理!”

“好,我們倒要看看,三十萬一平的小區裡麵什麼樣!”

諸多記者帶頭起鬨。

“胡孝,開門。”

葉辰朝胡孝說道。

“好。”

胡孝清楚葉辰的為人,是絕對不會吹牛的,他肯定藏了後手。

緊接著,在胡孝的指揮下,擋住星辰穀大門的廣告牌被移開。

兩扇雕刻著四大瑞獸圖案的豪華石門,被六名保安緩緩推開。

吱……呼!

就在石門打開的瞬間,一股清風襲來,輕拂在所有人的臉上。

“哇,好涼快!”

此時剛剛入夏,天氣燥熱,但這股清風卻讓所有人倍感涼爽。

甚至,連一路奔波積攢下來的勞累,都瞬間煙消雲散。

“是穀裡吹出來的風,好舒服啊。”一個記者帶頭走了進去。

“爺爺,我們也快進去吧,老師的手段太高了。”

楚冰月感受著拂麵而來的清風,冷峭的眸中浮現欽佩。

楚劍鋒等人聯想到葉辰的手段,皆是好奇的走進了星辰穀。

星辰穀內,青山綠水。

空氣清新,彷彿冇有任何雜質,吸一口讓人心曠神怡。

“臥槽,這裡環境也太好了吧,空氣好清新啊!”

諸多記者兩眼冒光。

“我的喉嚨不難受了!”

一個記者突然嚥了咽口水,發現卡在喉嚨裡幾天的痰居然化了。

“我的感冒怎麼好了?”

一個富商摘下了口罩。

“誒,我胸也不痛了!”

一名老者微微愣神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一眾記者都是驚了,他們發現周圍好多人,都說自己身上的病好了。

“都是裝的吧?”

龍寒鬆一臉不屑。

“龍少,他們不是裝的。”

孔文連忙打斷。

“你怎麼知道?”

龍寒鬆瞪著他道。

“我的慢性咽炎也好了。”

“真的假的?”

“真的,太神奇了。”

孔文心裡滿是震驚,他的慢性咽炎從小時候就開始了,什麼藥都吃過,就是治不好。

冇想到,一走進星辰穀的大門,就莫名其妙好了。

“這星辰穀裡的空氣居然比治療呼吸道疾病的各類噴霧還要有效,光是吸一口,就能治好各種各樣的呼吸道疾病,真是太神奇了!”

又有人驚呼。

若是一般人說這話,肯定會被當成被收買的托。

但說這話的人,是江南最有名的耳鼻喉科專家,馬玉。

而且,馬玉和陳平之那夥中醫不怎麼對付,不可能被葉辰收買。

連他都這麼說,就說明這星辰穀的空氣,真的好到離譜了。

更何況,一個人兩個人有可能是托,在場幾十個人難道全是托?

難道孔文也是托?

“葉先生,我要預訂一套!”這時,馬玉衝著葉辰喊道。

他要是能研究明白這裡的空氣成分,研製出特效噴霧,絕對能成為對抗呼吸道疾病的先驅!

“我也要一套!我家有遺傳性哮喘,我要把父母和孩子全接到這裡來住!”又有富商高喊。

“不會吧?”

龍寒鬆目瞪口呆。

這情況有點不對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