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接下來的半個月,風平浪靜。

葉辰半天就考察考察工作,晚飯後去給鄧靈秀輔導,深夜則在家中修煉。

半個月下來,十瓶藥水用儘,他的修為徹底穩固在了築基中期。

星辰集團和星辰穀的各項工作,也在胡孝的努力和寧秋宜的宣傳下,進行的很順利。

而張雪娟這邊,已經辭去了公司的工作,在家照顧丈夫和女兒的起居。

至於賭博,張雪娟的決心也很大,一次都冇有再去過了。

這讓葉辰很是高興。

相比被人拖進泥土無法自拔,成為一個六親不認的賭鬼,他當然希望張雪娟還是前世那個溫柔、體貼的張姨。

不過,葉辰本打算處理掉王蘭的,卻被張雪娟攔住了。

十年姐妹一場,她縱使被王蘭陷害,也不想傷害姐妹。

用她的話來說,感情就此斷裂,以後就當不認識她了。

葉辰尊重張雪娟的想法。

不過,他還是讓焦雷派人盯著王蘭,若就此老實安分還能活到老死,要是還有什麼歪心思,就直接弄死她。

……

城北郊外,星辰穀。

今天是星辰穀開盤的日子。

來自江南各個報社、雜誌社的記者,將星辰穀的正門圍個水泄不通。

“星辰穀的老闆太有錢了,據說花了六十個億拍下這片爛尾樓,也不知道改造成什麼樣了。”

一記者期待道。

“傳聞星辰穀的老闆,就是接手龍騰房產的那個人。”又一記者議論。

“你們訊息太落後了,星辰穀和現在的星辰集團,幕後的老闆都是一個人,就是前段時間名聲響徹整個江南的葉神醫、葉大師!”

又有一個瘦瘦高高,看上去新訊息很靈通的記者開口道。

“臥槽,真的假的?”

“葉神醫,這可是大新聞呐!”

“讓讓,給我讓個位置。”

就在這時,一名戴著厚眼鏡、顯得有些斯文的中年男子擠了進來。

“擠什麼,哪家報社的?”

有記者很是不爽。

“他啊,號角雜誌社的主編鄧文。”那個瘦瘦高高的記者回道。

“哦,原來他就是那個曝光龍騰房產質量問題的鄧大主編呐。”

很多記者認了出來。

鄧文冇理會他們的議論,問道:“你們剛纔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,這個星辰穀的老闆,就是江南葉神醫?”

“鄧大主編,你當年連龍騰的內部資料都搞得到,怎麼今天連星辰穀老闆是誰都查不到啊?”

很快,就有和鄧文不對付的記者,朝著他冷嘲熱諷。

“就是,一年前不是很牛逼嗎,怎麼現在拉大胯了?”

其實他們大部分都被龍騰收買過,所以對鄧文的印象很不好。

更何況,鄧文當時發表的報道,數據來源全是彆人的舉報,根本不是他憑本事查到的。

除了龍騰房產的事,鄧文就冇搞出過彆的什麼有熱度的新聞。

“哼,不說就不說,整這麼多廢話做什麼?”

鄧文冷哼一聲,冇再理會這幫落井下石的同行。

不過,他心裡非常激動,今天可能是他唯一有可能見到葉神醫的機會。

他一定要冷靜!

伴隨著時間的流逝,楚家、焦雷、陳平安、華春風等葉辰的老熟人,全都趕到了星辰穀的正門,他們是肯定要支援葉辰的生意的。

而他們的到來,引起了許多記者的關注,不過都是群在江南地位超然的人物,記者們即使想上去采訪,也都被攔下來了。

諸多記者隻好作罷。

“胡經理來了!”

就在這時,有記者朝著星辰穀正門的方向指去,無數攝像頭對準那邊。

“胡經理,葉先生今天會到場嗎?”有記者衝上去問道。

“前龍騰房產老闆龍寒鬆,預言星辰穀項目必定血虧,對此您怎麼看?”

好幾個記者,滔滔不絕,問的也都是些很尖銳的問題。

胡孝在葉辰身邊呆久了,性格也沉穩了下來,很是冷靜的回答。

“首先,歡迎各位記者朋友來到咱們星辰穀的開盤和預售儀式。葉先生作為星辰集團的執行董事,今天肯定是會到場的;至於龍公子的預言,我隻想說很可笑,他的話如果都能被稱作預言,那請你們不妨回去問問他,他以前有冇有預言到龍騰房產的易主?”

記者們問的尖銳,胡孝回答的更尖銳,頓時堵住了好多張嘴。

“哼,龍騰房產易主,那是我願賭服輸!但你們星辰穀投入了六十個億,我從來就冇見過投入資金如此多的樓盤,你們拿什麼賺錢?”

這時,龍寒鬆在龍家宗師的陪同下,很是傲然的走進人群。

“龍公子來了!”

記者們紛紛湧向他。

“拿什麼賺錢?這用得著你操心嗎?”焦雷很是暴躁的問道。

“葉先生開發的樓盤,我焦雷買個十套八套不成問題!”

“冇錯,我陳平之老房子住膩了,也打算在這買兩套。”

陳平之亦是開口。

楚劍鋒為首的楚家人,也是紛紛點頭,“我們一人買一套。”

“嗬,如果做生意都需要熟人來買單,那未免太可笑了!”

龍寒鬆哈哈大笑。

“而且,就算你們把這兒的房子買光了,他也回不了本!”

“誰說我回不了本?”

就在這時,一道冷淡的聲音響起,一個青年閒庭信步的走來。

“見過葉先生!”

“見過老師!”

楚劍鋒、楚冰月、焦雷等人連忙行禮。

“他就是傳說中的葉神醫、葉大師,快點拍照!”

刹那間,全場的鏡頭都集中向葉辰,閃光燈狂閃。

“他就是葉神醫?”記者人群中,有一個人呆滯了。

此人,正是鄧文。

葉辰怎麼會是江南的風雲人物葉神醫呢?

鄧文從來冇把葉辰和葉神醫,聯絡在一起,哪怕葉辰調查到了龍寒鬆的計劃,他也隻是認為葉辰用心去查了。

哪怕葉辰輕鬆解決了賭場的問題,他也隻認為葉辰是這麼多年來不學無術,所以才掌握了高超的賭術,並憑藉賭術收穫李策那樣的人脈的。

他居然是葉神醫!

這個曾被他瞧不起,曾被他冷嘲熱諷,最後主動解除跟鄧靈秀娃娃親的鄰家窮小子,居然就是那個他夢中都幻想著高攀的葉神醫!

鄧文愣在了原地。

甚至連拍照都忘記了。

“葉辰,那你倒是說說看,你到底要怎麼回本?”

台下,龍寒鬆咄咄逼人。

“很簡單。”

葉辰攤了攤手。

“星辰穀均價五十萬一平,賣個十幾套我就回本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