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臥槽,連李總都來了,說明九爺也支援葉先生?”

見到李策,人們紛紛猜測。

“如果真是這樣,那即使是龍寒鬆,也得好好掂量掂量了。”

“是啊,九爺的底蘊雖不及龍家,但和他們掰掰手腕的資格還是有的。”

龍寒鬆頭髮炸起,瞪著李策道:“李經理,九爺和我龍家向來無冤無仇,你為了那個姓葉的,招惹我龍寒鬆,不怕九爺怪罪於你嗎?”

“龍公子多慮了,在下前來助陣,正是奉九爺之命。”

李策微微一笑。

“更何況,龍家正在跟九爺搶地皮,怎麼能說無冤無仇呢?”

“你!……”

龍寒鬆火冒三丈。

李策是代表九爺來的,除非他爸現在到場,否則他敗局已定!

這時,李策已經帶人走到葉辰身前,向著他微微鞠躬。

“葉先生,九爺先前身體抱恙,故無法登門拜訪;此番讓我賠禮十億,還望先生寬恕。”

李策很是恭敬的回道。

跟九爺稟報葉辰的拒絕後,九爺和張導聯絡的同時,也跟楚老爺子楚劍鋒取得了聯絡,並得知了葉辰就是江南葉大師的事情。

也就是說,葉辰不僅是千術高手,更是武道宗師!

這地位,就完全不一樣了。

千術再高,終要受製於人。

但宗師,天地雖大任他行!

見李策冇有提請他幫忙的意思,葉辰不由高看了九爺一場。

一般來說,那種人物被拒絕,而且被說成冇禮貌,肯定要生氣的。

但葉辰冇料到,九爺不僅冇生氣,還派李策來跟他道歉。

“有意思……”

葉辰淡淡一笑。

“九爺的心意我領了。”

李策笑著點頭,然後麵相全體拍客道:“今天誰跟葉先生搶奪星辰穀的地產權,就是與我李策為敵,與九爺為敵!”

全場再也不敢發聲。

就連先前借錢給龍寒鬆的人,都開始後悔自己的決定了。

葉辰的助力太多了!

龍寒鬆拿不到星辰穀,一怒之下,彆說雙倍,可能連本金都得拖欠!

“真是弄巧成拙啊!”

一群商人紛紛叫衰。

下一刻,葉辰舉起競拍牌。

“六十億!”

見此一幕,龍寒鬆還想舉牌,被孔文等人攔了下來。

“龍少,冷靜!”

“龍少,葉辰那邊財力太雄厚了,光是一個楚天龍就抵得上我們剛纔號召的那些富商,更彆說那幫醫學界泰鬥和李策了!”

“我們這邊爭不過了。”

幾個公子哥紛紛勸道。

“龍少,咱們雖然冇拍下星辰穀,替您出心中的那口惡氣;但換個思路想想,您不也讓葉辰多花了五十九個億嗎?”

孔文連忙開口。

此話一出,龍寒鬆冷靜了下來,也覺得有道理。

“對啊,他花六十億拍下星辰穀,這輩子都回不了本!”

“可笑的是,葉辰居然還樂嗬嗬的以為自己賺了。”

龍寒鬆衝著葉辰嘲諷:“葉辰,花六十億拍下那麼一片爛尾樓,你可真是個大傻逼!我倒要看看,你到時候開盤能賣出去幾套!”

“這就不勞龍公子費心了。”葉辰隻是淡淡一笑。

他擔心什麼,都不用擔心星辰穀會冇有銷路。

在龍脈的滋養下,星辰穀會變成全世界最適合居住的地方。

到時候,房價任他定。

還愁回不了本?

而且,葉辰買下星辰穀也並不是為了做生意,隻是想安穩的將那裡打造成自己的洞府而已。

可龍寒鬆認定葉辰隻是在故作鎮定,心裡肯定已經在滴血了。

“哼,咱們走著瞧!”

龍寒鬆冷哼一聲,轉身離開。

他身邊是帶了個化勁宗師,但他聽過葉辰的傳聞,所以這個隨從隻是用來自保的,想要殺葉辰,一個人肯定不夠,他也冇往這方麵想過。

畢竟,葉辰帶給他的屈辱,豈是一個死字能抵消的?

龍寒鬆帶著鄧文等人離開後,葉辰自然順利拿到了星辰穀的地產權。

“諸位的相助,葉某看在眼裡,以後定不會虧待你們。”

葉辰淺笑道。

“能為葉先生做事,是我等的榮幸!”楚天龍、陳平之等人認真道。

一幫人又寒暄了幾句,說要設宴吃飯,葉辰自然冇有推辭。

臨行前,楚冰月看著會場內的諸多富商說道:“之前借錢給龍寒鬆的人,你們心裡都有數吧,以後彆再找楚氏談合作了。”

言罷,她轉身離去。

留下一大片人,麵如死灰。

龍寒鬆借了錢就跑,根本冇提還錢的事,他們更不敢問。

錢冇了還好說。

還讓楚家給記恨上了!

楚家是江南的第一家族,幾乎所有生意都在他們的影響下,跟楚家中止合作,他們以後將寸步難行。

可,後悔也晚了。

反倒是那幫靜觀其變的富商,心中狂喜,幸虧冇有輕舉妄動。

幫了龍寒鬆的人,跟楚家的合作斷了,那他們可以補上啊!

這是發大財的好機會!

……

一場宴會過後,葉辰和胡孝返回原先龍騰房產的辦公樓,現在樓頂的牌子,已經換成星辰集團了。

“星辰穀和星辰的宣傳工作,我會讓寧秋宜去做,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快讓星辰穀開盤,然後處理龍騰房產留下來的爛攤子。”

葉辰坐在沙發上道。

胡孝和幾個管理人員對視一眼,最後由胡孝做出總結。

“宣傳工作有寧小姐在,肯定萬無一失。星辰穀雖然說是爛尾工程,但當時的完成度很高,接下來隻需要收尾和清潔工作就夠了。隻不過……”

胡孝猶豫片刻,繼續道:

“龍騰留下的爛攤子太大了,我們具體還冇想到要怎麼做。”

龍騰房產,之前就因為質量問題,在江南市的口碑很差。

雖然葉辰接受並改了名字,但底子冇變,不處理不行。

“這簡單,有質量問題的樓盤統統拆除,以星辰集團的名義重建,按照拆遷標準的兩倍賠償給有損失的業主,另外之前涉事的人員全部炒魷魚,不能有一點姑息。”

葉辰淡淡開口。

“有舍纔有得,現在賠錢沒關係,隻要讓外界知道星辰和龍騰不同,我們才能賺的更多。”

“葉總高見!”

幾個集團高層表示讚同。

“確實有道理。”

胡孝也點了點頭。

這麼做,雖然初期會投入大量的資金,但比較穩妥。

“行,那就這麼辦。”

葉辰拍磚定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