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冇了。”

“我們哪還有錢?”

“龍少,我們能拿出來的現金,已經全在那三十億裡了。”

“對啊,再想拿現金出來,可能得等個好幾天。”

孔文等人紛紛搖頭。

“可惡,四十億肯定就是葉辰的底線,我不能輸!”

龍寒鬆很不甘心。

隻見他咬緊牙關,像是做了一個很艱難的決定,然後站了起來。

“各位,星辰穀的項目我龍寒鬆格外喜歡;但今天出來匆忙,帶的現金不夠,如果在座的各位能夠讚助一二,助我拿下星辰穀!”

聽到這話,全場瞬間安靜。

這是在向他們借錢?

他們參加大大小小的拍賣會和法拍會無數次,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場麵。

啪!啪!

葉辰鼓起了掌。

“堂堂龍家二少,剛纔還說自己不差錢,現在卻當眾借錢,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。”

“是啊,頭一次見這麼不要臉皮的人,冇錢還硬裝。”

胡孝亦是跟著嘲諷。

“哼,你們少得意!”

龍寒鬆麵紅耳赤。

隻要拿下星辰穀,挫了葉辰的威風,花多少錢都值!

甚至,等他將葉辰逼到走投無路,以後能收穫更多錢!

“各位,我龍寒鬆把話放在這,今天不管是花多少錢,哪怕是一百億也好。誰要是能幫我拍下星辰穀,我不僅雙倍奉還,更能讓你們成為龍氏集團的生意夥伴!”

龍寒鬆又是喊道。

此話一出,很多人心動了。

雙倍奉還倒是其次。

但如果能和龍氏集團搭上線,合作賺錢是肯定的,說不定還能平步青雲,就此成為江南的龍頭企業。

他們都是商人,這種既得好處又賺人情的買賣,冇理由拒絕。

不過也有極個彆的老闆,並冇有借龍寒鬆錢的打算。

畢竟,龍寒鬆在江南的口碑,一直都不怎麼好。

人們隻是怕他,並不敬他。

相反,葉辰在江南很有聲望,隻要認識他的人,無一不尊敬他。

更何況,龍寒鬆要是事後反悔,他們可兩邊都不討好。

不如,坐觀其變。

兩邊都不得罪。

很快,現場的拍客就分成了兩波,其中七成的人與孔文等熟人打好了招呼,並直接讓助手將錢打了過去。

孔文很高興的彙報道:“龍少,一共籌集了五十億,這下肯定能拿下星辰穀了!”

“很好!”

龍寒鬆滿意一笑。

然後搶過孔文手中的競拍牌,很是豪邁的舉了起來。

“五十億!”

話音剛落,龍寒鬆衝葉辰吼道:“葉辰,有本事你再競價!”

他就不信,葉辰還能拿出更多的錢來!

另一邊。

“葉辰,怎麼辦?咱們隻準備了四十億,拿不下了!”

胡孝麵露焦急。

葉辰冇有說話。

“要不算了吧,星辰穀開發起來,利益確實不會很高。”

胡孝麵露難色。

畢竟,這是他父母留下的爛尾樓,如今卻要落到龍寒鬆的手上,他很不甘心。

可不甘心,也冇辦法。

他總不能要求葉辰,也像龍寒鬆那樣不要臉的去借錢。

葉辰沉默不語。

本來,他確實冇考慮過變賣龍騰的資產,但現在龍寒鬆把價格抬得這麼高,他不得不這麼做了。

星辰穀的龍脈已經開啟,葉辰不會讓其他人占到便宜。

胡孝似乎猜到了葉辰的想法,連忙道:“葉辰,龍騰房產冇人敢買的,要不算了吧?”

龍寒鬆這邊,看著沉默不語的而葉辰,以及臉色焦急的胡孝,心中狂喜。

“葉辰,冇錢了吧?冇錢就放棄吧!”

龍寒鬆哈哈大笑。

“或者你跪下叫我一聲爺爺,我可以考慮借給你十億。”

聞言,孔文等人也跟著大笑。

“冇錢還跟龍少競價,當真是不自量力啊!”

“誰說葉先生冇錢的?”

就在這時,一道很是威嚴的聲音,自法拍現場大門外傳來。

隻見一名國字臉、不怒自威的中年人,大步的走了進來。

在中年人的身後,還跟著一位如冰山雪蓮般冷豔的美人。

“楚先生!楚小姐!”

看見這兩個人,現場的拍客無關地位,全都站了起來。

來者,正是楚家當代家主楚天龍,以及楚家千金楚冰月!

與龍寒鬆這個過江龍不同,楚家纔是江南的地頭蛇!

“葉先生!”

“老師!”

楚家父女快步走到葉辰身邊,恭敬的鞠了個躬。

葉辰點頭迴應。

言罷,楚天龍麵向全場。

“葉先生,您隻管競價,楚家願為您散儘家財!”

散儘家財!

這四個字一出,全場震驚。

他們知道楚家跟葉辰關係好,楚冰月還是葉辰的記名弟子。

但散儘家財,這也太離譜了吧?

要知道,葉辰醫術再牛逼,功夫再厲害,也隻是個孤家寡人。

他冇有任何背景。

以龍家的底蘊,乾掉葉辰並不困難,楚天龍剛纔那番話,就是在告訴所有人,他們楚家是站在葉辰這邊的,就算對頭是中海龍家都不怕!

“楚天龍,你……”

龍寒鬆火冒三丈。

他冇想到,楚家居然敢公然與他對抗,這是不將龍家放在眼裡。

“楚先生說得好!我焦雷也願為葉先生散儘家財!”

不待龍寒鬆發飆,又是兩道身影一前一後走進會場。

正是江南地下世界的龍頭老大焦雷,以及他的心腹全虎!

“焦老大也來了!”

全場又是沸騰。

“葉先生,老朽來遲一步,還請您原諒!”

焦雷和全虎前腳剛進來,一夥年過半百的老人,就接連步入會場。

“是陳老神醫!”

“天呐,陳老神醫後麵,全都是江南醫學界的大佬!”

陳平之加快腳步,追上了焦雷和全虎的步伐,三人和諸多江南醫學界的大佬,一同給葉辰行禮。

“我焦雷把話放在這,無論是誰,膽敢跟葉先生作對,我一定叫上幾千好兄弟去問候他的老母!”

“我陳平之,代表江南醫學界,無條件讚助葉先生!”

焦雷和陳平之放下了話。

“你們也不掂量掂量自己,就敢跟我龍寒鬆作對,跟我龍家作對!”

龍寒鬆徹底怒了。

他搬出了背後的家族。

“你龍家固然根深蒂固,但彆以為所有人都怕你們!”

也就在這時,又一道冷淡的聲音,自會場外傳來。

隻見李策在五名手下的簇擁下,大步款款的走了進來。

“是李總!”

“九爺的人也來了!”

“葉先生認識九爺?”

李策的到來,將會場內人們的震驚,推到了最**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