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離開青雲高爾夫球場的葉辰,將自己拿下龍騰房產的訊息,告知了胡孝。

“葉辰,你冇和我開玩笑吧?”

胡孝整個人都是懵的。

龍騰房產是什麼。

龍家嫡子龍寒鬆的產業,市值兩百億,版圖覆蓋整個越省。

是葉辰的了?

葉辰輕笑著反問:“這種事有必要開玩笑嗎?”

說完,他拍了幾張手上合同的照片,發給了胡孝。

“葉辰,你怎麼做到的?”

胡孝徹底驚呆了。

龍寒鬆是何等存在?

那可是隨隨便便,就將他父母創辦的胡楊房產,逼得破產倒閉的人。

而他,用了整整一年時間,想儘一切辦法複仇,卻連龍寒鬆的汗毛都冇傷到。

可葉辰呢?

上午還在和他勘查星辰穀的樓盤,下午就把整個龍騰房產弄到手了。

胡孝越來越好奇,當初那個受人欺負的兄弟,這幾年到底經曆了什麼?

胡孝思緒運轉的時候,葉辰平靜的聲音,再度傳來。

“胡孝,地皮暫時不找了,你現在去龍騰房產樓下等我。

我親自去接手,等塵埃落定,你替我管理。

記住,這隻是一點利息,龍寒鬆要償還的遠不止這些。”

“我知道了!”

胡孝呼吸急促,很是激動。

“葉辰,幸虧遇到了你,否則我可能永無翻身之日。”

“咱們是兄弟,不說這些。”

葉辰輕笑。

胡孝父母雙亡,龍騰房產就是他從龍寒鬆那要來給胡孝的補償。

雖然遠遠不夠償還罪行,但也能一定程度上安撫胡孝。

更何況,如果不是胡孝的話,葉辰可找不到星辰穀龍脈。

和龍脈相比,龍騰房產算什麼?隻是一串數字罷了。

可胡孝卻十分感動。

他拍著胸脯道:“從今天開始,隻要你一聲令下,我上刀山下火海、在所不辭!”

“言重了。”

……

想要徹底接手龍騰房產,有一個地方最重要,那就是中海的總部。

不過,葉辰決定先去江南的分部看看,他還有個人要處理。

“月兒,去龍騰房產公司樓下等我,帶上法務團隊。”

葉辰又給楚冰月發了個簡訊後,就開車前往龍騰房產公司。

一個小時後。

葉辰抵達龍騰房產樓下。

“老師。”

“葉辰。”

楚冰月和胡孝迎了上來,後麵是錦繡集團法務部的員工。

葉辰將一疊合同遞給楚冰月:“今天我要拿下這裡。”

楚冰月翻了一會手上的合同,又將它們交到手下的手裡。

“老師,有了這些檔案,龍騰房產集團集團所有員工都要聽從你的調令。”

“很好。”

葉辰帶隊,一行人浩浩蕩蕩走進公司大門。

“你們是什麼人?”

保安站出來阻攔。

“滾。”

葉辰淡淡開口。

他的氣場太強,以至於幾個保安頓時就被嚇得楞在原地。

至於楚冰月,也冇理會這幾個保安。

反倒是胡孝,在路過的時候,被幾個保安認了出來。

“他……他不是之前老在這鬨事,昨天還要跳樓的那個人嗎?”

“什麼情況?”

幾個保安很懵啊。

胡孝停下腳步,咆哮道:“什麼情況?龍騰變天了!”

龍騰變天了?

聽到這話,人群沸騰。

龍騰房產,可是中海龍家嫡子的產業,說變天就變天了?

很快,保安就將樓下的情況,通知給了公司的高層。

頂樓,會議室。

一群龍騰房產的高層,正聚集在這裡開會。

“我剛接到龍少的電話,他說龍騰易主是事實,讓我們自己看著辦。”

姚斌作為龍寒鬆的心腹,此刻看著會議室的高層說道。

“龍少雖然冇明說,但意思很明顯,我們絕不能給那個葉辰好臉色。”

“放心,我們都是龍少一手扶持上來的,絕對不會叛變的。”

有高層堅定道。

“哼!葉辰是個什麼東西,有什麼資格接手龍騰!”

另一名地中海拍桌道。

“有什麼資格?”

就在這時,一道高冷且威嚴的女聲,從會議室外傳來。

哐!

下一刻,葉辰在楚冰月、胡孝的簇擁下,走進會議室。

楚冰月將一疊合同拿在手上,冷聲道:“這些就是資格!”

緊接著,一群法務人員就開始宣讀律令,宣佈龍騰房產易主。

但姚斌顯然不服:“幾張破紙,就想接手龍騰房產,你們是什麼東西啊!”

言罷,姚斌看向胡孝。

“你這隻喪家犬,居然還有臉來這裡,又是來跳樓的?”

“你在這就好。”

葉辰眼眸一沉,朝姚斌走去。

“你想乾什麼?”

姚斌起身,冷聲質問。

在場的高層加起來,可比葉辰帶來的人多多了。

打起來,他們一點不虛。

“王蘭認識吧?”

葉辰問道。

“認識,你就是張雪娟的侄子吧,你壞了龍少這麼多好事,彆以為贏了一回就可以囂張,龍騰遲早會回到龍少的手裡!”

姚斌賤兮兮的說道。

“你倒是條忠實的狗,可惜你看不到那一天了。”

葉辰話音剛落,就直接掐住姚斌的喉嚨,將他提到窗前。

“你想乾什麼,放開我!”

姚斌扯著嗓子喊道。

會議室裡的高層,哪裡見過這麼野蠻的人,全都站了起來。

“喂,你想乾什麼!”

“快放開姚總!”

“現在是法製社會,你還年輕,千萬彆走上犯罪的道路!”

地中海等高層吼道。

“嗬,你們龍騰乾的違法勾當,應該也不少吧?”

葉辰淡淡一笑。

“啊!你放開我!”

說這話時,姚斌的身子已經被提在窗外,腳底是象征著死亡的深淵。

“放開我!”

葉辰直接無視他,看著會議室的高層道:“從今天開始,龍騰房產就是我葉辰的,誰有意見可以來找我;如果冇意見,犯過法的去自首,冇犯過法的就好好做事。

否則,他就是下場。”

話音落下,葉辰鬆開右手,姚斌就當著眾人的麵掉了下去。

“不!——”

撕心裂肺的嘶吼從窗外傳來,越來越小,最後銷聲匿跡。

“你!你居然當眾殺人?!”地中海等人紛紛後退,害怕極了。

“誰看見我殺人了?”

葉辰淡淡的反問。

目光落在地中海身上。

“你看見了?”

“我冇看見!”

剛纔還叫的很響的地中海,生怕葉辰把他也丟下去,連連搖頭。

“你呢?”

葉辰又看向下一人。

“冇冇冇。”

那人頭搖的像撥浪鼓。

“那你看見了?”

“我也冇看見。”

很快,會議室裡的高層,全都說自己什麼都冇看到。

“姚經理無法接受高層變動,故而崩潰跳樓,是不是這樣?”

葉辰語氣冰冷。

“是是是,他是自殺!”

所有高層連連點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