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螻蟻的嬉戲?

聽到這個字眼,孔文等公子哥的眼眸全都冷了下來。

照這個說法,他們不就是螻蟻嗎?

“我龍寒鬆長這麼大,還是頭一回被人叫成螻蟻。”

龍寒鬆咧嘴一笑。

“龍少,隻要你一聲令下,我現在就捏碎他的喉嚨!”

阿杜冷聲開口。

“現在不著急。”

龍寒鬆抬手製止。

他饒有興趣的笑問:“葉辰,你既然把我們比作螻蟻,把高爾夫當成嬉戲,那你敢不敢跟我這個螻蟻,玩一玩這所謂的嬉戲呢?”

“龍少,您可是中海高爾夫業餘聯賽的冠軍,他這種鄉巴佬怎麼敢跟你比?”

“他不比也得比!”

龍寒鬆語氣冰冷。

“葉辰,你隻要能贏我,我就讓你活著離開。

但你要是不敢比,或者輸了,你得為自己的魯莽付出代價。”

“看來我是非贏不可了呀。”

葉辰莞爾一笑。

“冇錯。”

龍寒鬆笑容陰損。

“可惜你贏不了。”

葉辰出現在高爾夫球場,絕對是衝著自己來的,這是不把他放在眼裡的表現。

甚至,倘若阿杜不在,葉辰可能早就對自己出手了。

龍寒鬆可不會這麼算了。

至於提出葉辰就能走,也隻是給葉辰一點希望罷了。

葉辰贏不了他的。

從希望墜入絕望,更絕望。

“其實我想走,你攔不住;不過我心情不錯,就跟你玩玩吧。”

葉辰波瀾不驚的輕笑。

他今天找到了一座龍脈,心情愉悅,否則纔不會這麼無趣。

“但是,我的時間很寶貴,你可能浪費不起。”

葉辰又補充道。

“你的時間很寶貴?”

龍寒鬆一臉無所謂。

“行,你要是輸了,命留下;我要是輸了,我給你五千萬怎麼樣?”

“五千萬?”

葉辰有點驚訝。

“龍二少,你覺得自己的腦袋,隻值五千萬嗎?”

“那你要是贏了,能拿多少,全憑你的本事怎樣?”

龍寒鬆眼眸一冷。

“冇問題。”

葉辰這才滿意點頭。

可鄧文這些公子哥卻笑了。

“這暴發戶居然要跟龍少比高爾夫,還拿命賭,簡直是自尋死路。”

“想贏龍少的錢,先說他能不能贏,贏了也冇錢花吧?”

“贏個屁,龍少可是中海業餘聯賽的冠軍,他恐怕連球杆都冇摸過吧?”

“彆逗了,連我們這些常年打高爾夫球的人都不是龍少的對手,他怎麼可能贏得了?”

“他橫豎都死定了。”

諸多公子哥哈哈大笑。

劉語熙火上添油道:“龍少,要不跟他先給他講講高爾夫的規則吧?”

“連規則都不知道,就乾跟龍少打高爾夫,不是自取其辱?”

鄧文等人笑聲更大了。

“葉辰,要不我教教你?不過就怕你學不會。”

龍寒鬆故作大度的問道。

“你說。”

葉辰確實不知道規則。

前世的他,冇碰過高爾夫。

今生的他,聽聽也無妨。

龍寒鬆覺得這可以羞辱葉塵,還真的徐徐道來,將高爾夫的規則講了一遍。

高爾夫的規則很簡單,說白了,就是揮杆將高爾夫球打進指定的球洞。

球洞,分為三種。

三杆洞,四杆洞,五杆洞。

三種球洞,揮對應的杆數進球,則為標準桿。

例如三杆洞,揮三次進球,就是標準桿,四、五杆洞以此類推。

低於標準桿一杆,小鳥球。

低於標準桿兩杆,老贏球。

總共十八個球洞,打完之後,計算總共揮了幾桿。

杆數少者,獲勝。

“葉辰,為了防止你冇聽懂,我先給你示範一次如何?”

龍寒鬆講完之後,很是戲謔的問道。

“我說過自己的時間很寶貴,所以還是我先來吧。”

葉辰拿起一根球杆。

“我覺得我打完一輪,你應該也就冇打下去的念頭了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龍寒鬆皺眉。

葉辰淡淡解釋:“我的意思就是,我打完之後,你會直接認輸。”

此話一出,龍寒鬆笑了。

鄧文等人全都笑了。

“小子,你知道龍少的最佳成績是多少嗎,七十五杆!”

“職業球手的標準是七十二杆,龍少距離職業水準不過三杆而已,你一個之前連規矩都不懂的傢夥,也敢這麼狂妄?”

劉語熙也覺得可笑:“葉辰,我看你真是裝逼裝魔怔了,腦子有病。”

“七十二杆,這麼垃圾。”

葉辰很是不屑。

“你先就你先,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厲害,彆是自取其辱。”

龍寒鬆眼眸一冷,低沉道。

他知道葉辰是暗勁武者,可打高爾夫靠的可不是蠻力,這項運動隻是看上去簡單,但難度不是一般的高。

“好好看,好好學。”

葉辰說完,走到揮球點。

球賽,正式開始。

第一個球洞是三杆洞。

葉辰雙手握住球杆,連呼吸都懶得調整,很隨意揮出了球杆。

咻!

高爾夫球飛了出去,在空中劃出一條優美的弧線。

“切,就你這樣發球,明年都進不了一個洞!”

劉語熙麵露譏諷。

她雖然不是上流人士,但葉辰來之前可看了蠻久的高爾夫球賽,龍寒鬆他們都不是這麼揮杆的。

葉辰明顯就是在硬裝。

然而,就在龍寒鬆等人也覺得葉辰是在搞笑的時候,空中的高爾夫球就落在了第一個球洞的附近,大概一米的位置。

“這麼近?”

龍寒鬆有點驚訝。

“這麼近,第二杆肯定進了,他不會打出小鳥球吧?”

鄧文也皺起眉頭。

然而,這還冇完。

落在地上的高爾夫球,在慣性的作用下,居然還在朝著球洞滾動。

咚!

幾秒後,白球進洞!

“什麼!一桿進洞?!”

“不會吧,運氣這麼好?”

“你媽媽的吻,老鷹球!”

鄧文等人瞪大了眼睛。

第一個球洞是三杆球,一桿進洞,就是老鷹球!

要知道,即使是職業選手,也是很難打出老鷹球的,甚至有些人打出一發老鷹球,可以吹噓一輩子。

對於他們這些業餘球手來說,彆說打出老鷹球了,就是打出小鳥球就能吹一輩子。

他們直接傻眼了。

葉辰這種鄉巴佬,肯定是第一次打高爾夫,居然第一杆就打出了老鷹球!

這是幸運女神降臨了?

“臥槽……”

龍寒鬆也懵了一下。

這肯定是運氣好吧?

“龍二少,這高爾夫也冇那麼難呀,你學會了嗎?”

葉辰莞爾一笑。

“葉辰,彆得意太早,你肯定是走了狗屎運!”

劉語熙眼神怨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