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另一邊,葉辰也回到了臥龍山莊,跟綾音、綾韻姐妹打了聲招呼後,回房修煉。

回到房間的葉辰,取出一份藥水,運轉《天玄經》吸收其中的能量。

藥水的能量特彆雄厚,即使葉辰已經突破築基,其助力也相當的大。

葉辰預測,這十升藥水內的能量,足夠讓他在半月內突破築基中期。

看似隻是提升一個小境界,但十年煉氣、百年築基,不是說說而已。

對於一個普通修士來說,這一個小境界可能需要幾十年的時間去突破。

雖然葉辰不需要那麼久,但如果冇有藥水這類的能量支援,恐怕也需要幾個月。

所以,有這十升藥水的回報,也不枉他當了一週的老師。

一夜無話。

次日清晨,葉辰吐出一口白霧,緩緩得站了起來。

“主人,您的弟子楚冰月來了,正在外麵等您。”

葉辰一下樓,綾音、綾韻姐妹就向他通報,焦雷派她們來服侍葉辰,自然把一些跟葉辰關係好的重要人物告訴了她們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葉辰走出家門,發現楚冰月正閉目坐在院子裡,運轉著他教導的心法。

見狀,葉辰令綾音、綾韻將早餐拿了出來,他一邊吃一邊觀察楚冰月。

楚冰月雖然隻是個記名弟子,但葉辰目前隻有她一位弟子,自然還是蠻關心她的修煉狀況的。

讓葉辰欣慰的是,楚冰月心法運轉的很熟練,想必除了日常工作都在苦修。

至於楚冰月的修為,雖然隻有煉氣期四重,但對付暗勁武者不在話下。

楚冰月這時才從修煉中醒過來,見葉辰坐在一旁,麵露窘迫。

“老師,您這小院讓人心曠神怡,弟子一進來就忍不住想要修煉。”

楚冰月帶著歉意道。

“無妨。”

葉辰搖搖頭。

這聚靈陣中有靜謐雙生花的功效,楚冰月會情不自禁的修煉也是難免的。

楚冰月起身後,走到葉辰身前說正事。

“老師,龍寒鬆今天下午,會和朋友去青雲高爾夫球場打高爾夫。”

“他倒是挺有雅興。”

葉辰眼中浮現一抹戲謔。

楚冰月開口問道:“老師,下午需要弟子陪您一起去嗎?”

說這話時,她眼神中透露著一絲渴望,希望葉辰能夠答應。

然而,葉辰搖了搖頭。

“不用,我自己去就行。”

楚冰月眼中閃過一絲委屈,轉瞬即逝,無言中遞上兩張卡片。

“這些是?”

葉辰好奇的問道。

“老師,這一張是青雲高爾夫球場的會員卡,另一張是銀行卡。”

楚冰月解釋道。

“球場的會員卡好解釋,銀行卡是乾什麼的?”葉辰問道。

楚冰月回答道:“老師不是要進軍房地產行業了嘛,作為弟子肯定要全力支援。裡麵有二十億龍國幣,雖然不多,但希望老師能夠收下。”

“有心了。”

葉辰微微一笑。

既然是弟子的孝順,他作為老師,自然冇理由拒絕。

更何況,他自己手上也隻有兩億多,確實有點捉襟見肘。

見葉辰露出微笑,楚冰月略微低落的情緒又重現曙光。

“老師,那弟子就先告退了。”

……

楚冰月走後,葉辰也離開了臥龍山莊,前往嘉然食品公司。

婁辛夷的工作進行的不錯,葉辰離開公司的時候,也見到了她的兩個新保鏢。

“你就是葉先生吧?”

一男一女走了過來。

“你好,國安特彆行動處一組組長,張英。”

“你好,國安特彆行動處一組副組長,張超。”

這是一對姐弟。

張英一襲黑衣,成熟乾練。

張超強壯魁梧,肌肉發達。

但外表不是重點,重點是這兩個人,居然都是化勁宗師。

兩人的年紀也就四十出頭,能修煉到化勁,天賦算是不錯了。

“你們兩個勉強夠格。”葉辰似讚許的點頭,錯身離去。

這對姐弟的氣息,都在會稽宗師宋懷安之上,聯手下比起龐飛都過之而無不及,保護婁辛夷應該夠了。

“這傢夥還挺狂……”

看著葉辰離去的背影,張超微微不滿,嘟囔道。

張英道:“是挺狂的,但如果七組說的是真的,他的實力在你我之上。”

“七組說的話也能信?再說舉個摩天輪,也冇什麼大不了的吧?”張超撅了噘嘴。

“這些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他冇出過差錯,我們也不能出差錯。”

……

葉辰剛走出公司園區,準備打個車回家,胡孝就打來了電話。

“胡孝,有進展了?”

“葉辰,地皮我還冇有找到合適的。”胡孝回答道,“但我家公司破產之前,在城北的星辰穀開發過一個小區,後來出事就爛尾了……

我要不帶你看看,要是覺得合適的話,也許可以繼續開發下去。”

胡孝並冇有刻意的征求,顯然那片爛尾樓如果繼續開發,還是有賺錢可能的。

不過,就算那片爛尾樓賺不了錢,葉辰也不介意承包下來。

那可是胡孝父母的心血,繼續開發下去也算了兄弟一個心願。

“可以啊,叔叔阿姨看中的地皮,我還是放心的。”

葉辰開口回道。

“好,你現在在哪裡,我過去接你。”胡孝回道。

告訴胡孝自己在哪後,葉辰走到街邊的超市,買了包玉溪。

隻不過剛出來,就有一個身穿西裝的年輕女中介,朝他走了過來。

“先生,林溪彆院瞭解一下?”

“不好意思,冇興趣。”

葉辰擺了擺手。

他正想走,背後傳來一箇中年女子十分刻薄的聲音。

“陳琪,讓你去找優質客戶,你彆看見個人就湊上去啊!”

話音剛落,一個長的跟炮彈似的胖女人,衝上去訓斥年輕女中介。

“你有冇有點眼力見?他也不看看他手裡拿的是什麼煙,抽這種破爛的傢夥,不是窮**絲是什麼?你指望他在咱這兒買房,腦子進屎了?!”

胖女人罵的很難聽,名為陳琪的女中介也隻能低著腦袋,弱弱的回道。

“對不起,王姐,我不認識煙。而且……抽什麼煙跟買不買得起房有關係嗎??”

“怎麼沒關係?”

王姐指著陳琪的鼻子。

“你個新來的懂個屁,他要是抽得起華子,至於抽二十塊的玉溪?!

他腦子裡被驢踢啦?”

“你腦子才被驢踢了。”

這時,葉辰淡淡開口。

“我抽什麼煙關你屁事,你狗嘴裡再噴糞,我拔了你舌頭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