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一個億你都答應,看來麻煩還不小嘛。”葉辰覺得有趣。

“是這樣的,中海那邊……”

李策將麻煩說了出來。

原來是中海市賭場的負責人因病去世了,位置空了下來,九爺決定從越省十幾個市的負責人中提拔一個上來。

十幾個市的負責人,誰都想去接任中海的位置,畢竟離九爺越近,飛黃騰達的概率越高。

考覈標準,自然就是各市賭場的經營狀況。

而李策就是十幾個負責人中,將賭場經營的最好的。

所以,其餘市的負責人,就找了些千術高手,到李策的場子裡找事。

“那些個雜七雜八的老千,全都被我的手下揪出來了。但有一個特彆難纏,我手底下的人都不是他的對手。”

李策繼而說道:“那傢夥每天晚上都會來我的賭場,天天贏錢,這幾天我們賭場已經損失快一個億了。我要是強行留他或把他趕走,肯定會被他背後的人抓住把柄,所以我纔想讓葉先生幫幫忙。”

“原來如此,這忙我幫了。”

葉辰沉默片刻,點了點頭。

“太好了,謝謝葉先生。”

李策鬆了一口氣。

葉辰當然不可能是因為一個億才答應的李策,而是後者說可以免去張雪娟三千萬的賭債。

這筆錢,葉辰當然能幫忙還上,但以張雪娟的性格,肯定會想方設法還回來的。

用彆的東西替掉,省事很多。

葉辰看向張雪娟:“張姨,你想跟我一起去嗎?”

“一起?不了吧。”

張雪娟連忙搖頭。

“我因為賭博,給你和家裡添了這麼多麻煩,再也不想碰賭了,連看都不想看。”

“也好,那你先回去休息吧。”葉辰微微一笑。

“靈秀,照顧好你媽。”

“我自己老媽我還不知道照顧嗎?”鄧靈秀撅了噘嘴。

葉辰笑笑不說話。

在李策的帶領下離開。

他讓張姨跟自己一起去,也是想通過抓千,讓她認識賭博裡的險惡。

畢竟賭場裡是冇有贏家的。

想贏就彆賭,逢賭必輸。

賭博本不是張雪娟的愛好,她隻是被彆有用心者拽進了這個泥潭而已。

葉辰想試著把她拉出來,隻是冇想到,張雪娟居然自己醒悟了。

這是件天大的好事。

不過,對葉辰來說,張雪娟就算賭一輩子、輸一輩子也沒關係,因為隻要她開心,他甚至可以為她建一座賭城,隻許她贏。

……

乘著李策等人的車,行駛了半個小時的樣子,葉辰抵達一家五星級酒店。

“葉先生,這是江南岸上最大的一家賭場,我得到小弟的情報,那傢夥今晚就在這裡。”

葉辰點了點頭。

在李策的帶領下,葉辰走到了這家酒店的地下,賭場就暗藏在其中。

通過一扇鐵門後,裡麵是宛若明月宮的金碧輝煌,一眼望去有近百張賭桌。

百家樂、21點、德州撲克、輪盤以及骰子,應有儘有。

“葉先生,那傢夥就在那。”

順著李策的手指,葉辰看到了一位背對著自己,坐在賭桌旁的長髮中年人。

“哦。”

葉辰輕輕點頭。

就在這時,幾個身穿馬甲的中年人走了過來,表情十分不爽。

“李總,這小子就是你說請來對付江獻的人?”為首光頭問道。

李策反問:“有問題嗎?”

“李總,這小子那天隻是運氣好而已,他根本不會出千。”

光頭定言道。

“對啊,雖然理論上手快就能做到他那一步,但連高速攝像機都拍不清楚他出千的動作,那隻能說明他根本就冇有出千。”

“我們都是有二十多年經驗的老手,手速都冇他快,他肯定是碰巧的。”

諸多千手出聲抗議,他們都不相信葉辰那晚是憑實力發的牌。

光頭男子道:“李總,江獻的千術遠在我們這些人之上,你要是讓一個連出千都不會的人去對付他,這事要是傳出去,你的臉麵恐怕就真的丟光了。”

李策皺起眉頭。

雖然他手下這幫人水平算不上頂尖,但起碼還是忠誠的,說的也有道理。

但他不相信,葉辰如果真不會出千,敢就這麼答應他?

還直接要一億的報酬?

誰敢這麼耍他李策?

這不是活膩歪了嘛。

對於這些人的質疑,葉辰並冇有理會,這些人不配他開口。

見葉辰如此淡定,李策懸著的心也放下了些,搖了搖頭。

“你們不用說了,我相信葉先生可以擊敗江獻的。”

說完,他走向遠處的江獻。

“小子,你要是敢耍李總,你就等著被丟下江餵魚吧。”

諸多千手對葉辰警告道。

“聒噪。”

葉辰依舊冇理他們。

……

“李經理,你又來了?”

見李策走了過來,名為江獻的長髮中年人,笑著招了招手。

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經暴露了,但那又能怎樣呢,除非賭術上贏過他,否則李策根本奈何不了他,氣急敗壞隻會讓九爺覺得李策這個江南負責人冇本事而已。

緊接著,江獻又看到了李策身後的諸多千手:“呦,這不都是我的手下敗將嗎?”

聽到這話,一眾千手麵紅耳赤,可又無可奈何。

論千術,他們是技不如人。

“還有個新麵孔,李經理,這個不會就是你今天找來對付我的高手吧?看著不怎麼樣啊。”

江獻又看到了葉辰。

千門一道,想要成為一名千術高手,就算天賦異稟,也是需要大量的時間練習的,像葉辰這種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,就算踏入了千門,也肯定隻是學了點皮毛而已。

李策板著臉道:“江獻,他對不對付的了你,得比過之後纔好說。”

“行,那我也不廢話了。”

江獻直接看向葉辰。

“年輕人,你想比什麼?”

“你擅長什麼,就比什麼。”

葉辰冷漠開口。

“小子,江獻可是溫市第一千術高手,你可不要小看他。”

“撲克、骰子還有輪盤,我們輪番上都冇一樣能贏他,你居然讓他挑自己最擅長的,不是找虐嗎?”

李策的手下紛紛色變。

葉辰未免太自大了。

“我擅長什麼就比什麼?你年紀不大,倒是挺自大。”

江獻忍不住笑了。

“那就玩骰子,比大小如何?”

“小子,江獻綽號鬼手,是最擅長投骰子的,你可千萬彆答應他!”

光頭男子嚴肅勸道。

江獻也改口道:“換一個也行,免得你們說我欺負人。”

麵對李策手下的勸誡和江獻的狂傲,葉辰隻是淡淡一笑。

“行,那咱們就比骰子。不過,你打算跟我玩多大的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