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下一刻,葉辰就被整個抱住,身上還被軟軟的滾燙緊貼。

“好熱!要了我……”

寧秋宜吐氣如蘭,一雙如秋水般眼眸中帶著可憐的祈求,像極了一隻落水的小狗。

嬌軀上惑人的幽香混合微醺的酒氣撲麵而來,隻讓人意亂神迷。

饒是道心穩固的葉辰,此刻都感覺心裡的那根弦被撥動了。

“紅顏禍水。”

葉辰深吸一口氣,穩固心神,一指點在寧秋宜的百會穴,讓其徹底昏厥。

緊接著,他順勢摟起寧秋宜柔軟細膩且滾燙的大腿,將她攔腰抱到二樓臥室。

葉辰將寧秋宜平放在床上後,微微運轉靈氣,快速點在她的數個穴位。

漸漸的,一滴滴黑色的液體自寧秋宜的身上滲出,葉辰五指一抓,將它們引向垃圾桶。

很快,寧秋宜就好似退了燒一般,嫩紅的身體漸漸恢複白皙。

“可算搞定了。”

葉辰長出一口氣,顯得有些疲憊,按理來說,隻有達到煉氣七重的修士才能初步運轉靈氣,葉辰雖然前世是仙尊,但以煉氣四重的修為強行運氣,還是有點費神的。

當然,動用太玄真氣會輕鬆很多,但太玄真氣用一點少一點,他可捨不得。

更何況,眼前的這個女人雖然堪稱滿分,但並不討喜,給她用豈不是暴殄天物?

寧秋宜體內的春毒雖然被提取了出來,但身體狀況還不穩定,所以葉辰並冇有急著離開。

而是走到窗邊,猶豫了片刻後,打出了一個電話。

“是全虎嗎?”

“葉先生?”電話那頭的全虎聽出了葉辰的聲音。

葉辰直言道:“全虎,我有一件棘手的事,需要你幫忙。”

葉辰不喜歡求人,但他剛重生歸來,不想惹上世俗的官司。

全虎作為南城區地下世界的扛把子,手上有幾條人命姑且不論,手下肯定不會冇有搞清潔的。

“葉先生說的什麼話,什麼叫幫忙,有用的上我全虎的地方,吱呼一聲就行!”

全虎拍著胸脯道。

葉辰可是武者,能請他幫忙,這是把他當回事啊,而這人情可貴著呢。

但承諾之餘,他還有點疑惑,有什麼事是葉辰還擺不平的,需要他?

然葉辰接下來的話,卻讓全虎頭皮一麻,渾身不自在。

“那我就不客氣了,我想請你幫我處理幾具屍體。”葉辰平靜道。

“這……”全虎嚥了下口水,“您現在在哪,我馬上帶人過去。”

“臥龍山莊貳號彆墅。”

葉辰說完,就掛了電話。

實際上,如果這是他自己家,或者荒郊野外,他並不會考慮那麼多。

但這裡是寧秋宜家,如果不處理妥當,會毀了她一生的。

這就是葉辰不願意多管閒事的原因,不插手還好,一插手事情就多。

“啊……好痛……”

就在這個時候,床上的寧秋宜迷迷糊糊睜開了眼睛,覺得頭痛欲裂。

她張著朦朧的雙眼,正巧葉辰轉身,兩人四目對視。

“你!你怎麼在我家!”

寧秋宜近乎於尖叫。

正當葉辰準備解釋,寧秋宜忽然發現自己身上的禮服被撕的一塌糊塗,**部位近乎完整的展現在葉辰麵前,床單上還有不明的水漬。

“你……你混蛋!”

寧秋宜意識到發生了什麼,拿起床上的枕頭就朝葉辰丟了過去。

“你這王八蛋!居然趁我喝醉了,潛到我家裡來玷汙我!”

她用床單遮住嬌軀,另一隻手拿到什麼就往葉辰的方向丟,甚至甩出了床頭的花瓶。

“夠了!”葉辰一把接住花瓶,開口厲喝。

寧秋宜被嚇得不敢動,神色慌張,眼中甚至還噙著淚花。

“嗚嗚嗚……”

然後,居然哭了起來。

葉辰解釋道:“你誤會我了,你被彆人下了藥,是我救了你。”

“你救了我?你明明是看我喝醉了,就趁機尾行非禮我!你走!我看見你就噁心,再不走我就報警了!”寧秋宜哭啼啼的喊著,因為害怕整個人都在發抖。

葉辰有些無語,自己明明是救人,卻被誤會成色狼了。

但他理解寧秋宜現在的恐懼,並冇有發火,隻是冷冰冰道:“信不信隨你。”

說完,葉辰奪門而去。

見葉辰離開,寧秋宜擦了擦哭的紅腫的眼眸,終於冷靜了些。

“他說我被彆人下藥了?”

冷靜下來的寧秋宜,開始回憶之前發生的事,她隻記得參加一場飯局後,被熱情的導演送了回來。

寧秋宜又不禁想起,馮導在飯局上,曾多次給她暗示,要潛規則她。

“難道,是馮導給我下的藥?”

“嘶,好疼……”

寧秋宜又揉了揉腦袋,晃神之間,發現自己根本冇有被侵犯。

“我冇事?這……難道真像他說的那樣,是他救了我?”

她跑進衛生間仔細檢查了一番,發現自己真的冇事,意識到自己真的錯怪了葉辰,不禁生出一絲絲愧疚,穿了件衣服走了出去。

然而,正當寧秋宜打開臥室門,準備下樓給坐在沙發上的葉辰道歉時,卻猛地看見客廳內的四具屍體與大片血泊。

“啊!”

寧秋宜被嚇得大叫一聲,雙腿一軟,整個人從樓梯口摔了下來。

坐在沙發上的葉辰,眼疾手快,幾步衝過去就將她摟住。

寧秋宜穿著單薄的睡衣,紗紗軟軟的手感很是舒服,但葉辰卻冇心思享受。

“糟糕,忘記叫她彆下樓了。”

此刻的寧秋宜,幾乎是被嚇暈了過去,葉辰隻好將她放在沙發上。

寧秋宜渾身發抖,神色惶恐,她經常拍戲,真血假血她聞的出來。

那四個人,也是真死了。

她的家裡多了四具屍體,葉辰又說自己救了她,那到底發生了什麼?

“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寧秋宜鼓起勇氣問道,她不想坐牢都坐的不明不白。

“是這樣的……”

葉辰正想描述經過,寧秋宜又看到了一旁正閃著綠燈的攝像機,認出了那是劇組裡纔有的。

“把攝像機拿來吧,我自己看,你的話我不知道該不該信。”

“你確定要看?”

葉辰擔心寧秋宜承受不了,畢竟裡麵可是真實的殺人錄像。

寧秋宜倔強的點頭。

葉辰不再多說,將攝像機遞給她。

寧秋宜接過攝像機,按了幾個按鍵後,開始觀看她回家後發生的一切。

“真是馮導,他個敗類!”

當寧秋宜看到馮導命人將她扔在沙發上,並露出邪笑的時候,她很憤怒。

也有一點後怕。

緊接著,他便看到葉辰破窗而入,將四人乾淨利落的殺掉。

“他……”

寧秋宜捏著攝像機的手劇烈顫抖,她意識到身邊坐著的男人,可能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冷酷殺手。

但她害怕的同時,又十分慶幸,如果不是他的出現,自己豈不是被糟蹋了?

想到這,她擦了擦眼淚。

她出道多年,一切的成就都是靠自己的努力,清清白白,如果真讓馮導得逞,不僅是她的星途,就連一生都毀了。

她不禁瞥了一眼葉辰,美眸中閃著一絲對神秘的崇拜。

冷酷殺手,英雄救美!

這種電視劇裡纔會發生的橋段,居然真的發生在了她的身上。

再看下去的時候,寧秋宜紅了耳根,因為她看到葉辰向自己走去的時候,她居然像個蕩婦一般摟了上去,嘴裡還說著羞恥的話。

反觀葉辰,坐懷不亂,居然冇有一點趁人之危的意圖。

這一刻,寧秋宜不禁有些懊悔,她好像誤會葉辰的為人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