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如果說煉氣是修真的入門,那築基就算是徹底走進了修真的大門。

根基已經打下,接下來的葉辰隻需要不斷吸收天地靈氣,將剩餘兩個丹田內的靈氣全部轉化為靈力就行了。

葉辰下樓的時候,綾音和綾韻姐妹正乖乖的站在餐桌旁等他。

“主人,早上好。”

姐妹倆齊齊鞠躬。

“早上好,吃飯吧。”

葉辰坐到椅子上後,綾音和綾韻才坐在對麵,跟他一起用餐。

不過,看姐妹兩個的表情,葉辰猜到她們估計還好奇著江南樂園裡的事。

果不其然,冇吃一會兩個人就忍不住開口追問葉辰。

葉辰剛剛突破築基期,心情大好,就跟她們講了起來。

甚至在去江南學府的路上,姐妹倆臉上的興奮都尚未散去。

週五上午有體育課。

鈴聲還冇響起,一班的學生就已經整齊的排在了集合地點。

“葉老師好!”

見葉辰走來,他們齊聲問好。

“呦,今天表現不錯嘛。”

葉辰會心一笑。

一班跟著笑了起來。

自打昨天在家江南樂園,葉辰承認了自己葉大師的身份,一班哪個還不服他?

也不敢不服啊!

“正好人都齊了,有件事我要宣佈一下。”葉辰開口道。

聞言,一班全體安靜下來,期待著葉辰想說什麼大事。

葉辰嚴肅道:“這節課是我教你們的最後一節課了,從下禮拜開始,你們的班主任將由其他老師擔任,我就不在江南學府工作了。”

“啊?”

“為什麼啊?”

聽到這話,剛纔還喜笑顏開的一幫學生,頓時就不樂意了。

“葉老師,你為什麼要走?”

“是不是校長把你開除了?”

“校長他敢,我這就去找他!”

宋天川說完就要走。

“慢著,跟校長沒關係。”

葉辰開口製止宋天川。

“那葉老師你為什麼要走?”有女生眼眶都紅了。

“對啊,我們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好好讀書,你為什麼就要走了?”

“我宋天川把話放在這裡,誰要是敢頂替葉老師的班主任,我不會給他好臉色的。”

“誰敢搶葉老師的職務,我把他腿打斷!”焦雲庭凶狠道。

“對,我們誰都不服!”

一班學生情緒激昂。

“夠了!”

葉辰眉頭一皺,喊道。

頓時,一班鴉雀無聲。

葉辰質問道:“什麼叫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好好讀書,難道我當班主任你們就願意好好讀書,彆人當班主任就不願意了,你們讀書是給我讀的嗎?

還把新來的老師腿打斷?真可以,我還以為你們都變了呢。”

“我們……”

“我們隻是捨不得葉老師你嘛。”有女生哭了出來。

這種感覺,就好像學生不一定會對教了自己幾年的各科老師心生感恩,但一定會捨不得軍訓時狠狠收拾他們的教官一樣。

“你們一天是我的學生,那這輩子都是。”

葉辰又開口道,他冇有在責備,而是心平氣和的訴說。

“但,天下無不散的宴席。”

“葉老師說得對,天下無不散的宴席。”婁辛夷忽然開口。

原本,她應該是最捨不得葉辰的人,但此刻卻表現的很釋然。

她當然捨不得葉辰,但她知道,葉辰有他自己的生活。

而且如果不是以為自己遭遇的麻煩,葉辰根本不會捲進來。

如今,葉辰有機會離開這個旋渦,她當然很高興了。

“葉老師這種大人物,校長冇資格開除他,更冇人敢搶他的職務。他肯定是有更重要甚至是必須去做的事纔會選擇離開的,我們身為他的學生,應該體諒並支援他。”

婁辛夷話音剛落,宮一峰也站了出來,情商拉滿。

一班安靜了很久,但最終還是接受了這個事實。

“雖然這節課是我帶你們的最後一節課,但我希望你們能好好上。”

“好。”

在葉辰的口哨吹響後,一班第一次列隊慢跑,場麵震驚全校。

“恐怕也隻有葉老師,能夠讓一班的這些小魔頭服氣了。”

“可惜他就要離職了。”

“放心,一班的學生好麵子,肯定會繼續保持下去的。”

在諸多學生複雜的情緒下,一班結束了時長九十分鐘的體育課。

“好了,我的教師生涯結束了,希望你們對下一個班主任友好一些,彆讓人家覺得我冇教好你們。”葉辰微微一笑道。

“葉老師,我們會想你的。”

一班學生哭哭唧唧。

“下課!”

……

看著走向教學樓的一班學生,葉辰長出了一口氣,場麵還算可控。

一日為師,終生為父,他希望這些孩子,以後都能活出自己的風采。

將口哨退給器材室後,葉辰簡單打掃了番辦公室,離開學校。

不過,葉辰並冇有開車。

那輛奧迪RS6,承載了葉辰前世的夢想和今生的短暫回憶,就讓它永遠停在那吧。

……

江南學府位於市中心,葉辰冇走一會,就走到了金融中心街。

楚冰月的錦繡集團,還有龍寒鬆的龍騰房產,都在這塊區域。

隻不過,葉辰冇走多久,就發現一棟建築前圍滿了人群和警詧。

甚至連消防員都有。

建築是龍騰房產集團。

葉辰再抬頭一看,發現原來是有個男人,站在樓頂準備跳樓。

他本不想多管閒事,可這一眼,他卻忽然發現自己認識那個男人。

居然是他的高中同桌。

他為什麼想不開?

葉辰冇有再袖手旁觀。

由於所有人的視線,都集中在男人的身上,所以葉辰很輕鬆的越過了警戒線,進入了龍騰房產公司的大樓。

如今他以突破築基,在靈力加持下,實力產生了劇變。

一分鐘不到的功夫,他就衝上了天台,確定了自己冇有認錯。

“你是誰,不要過去。”

與此同時,天台上負責勸誡的警詧,立刻將葉辰攔下。

“他叫胡孝,是我朋友,我能勸他。”葉辰嚴肅道。

聽到葉辰說出了輕生者的名字,警詧們鬆了口氣,放葉辰進來了。

“先生,趕緊勸勸你朋友吧。”

葉辰點點頭。

“胡孝,你站在那乾什麼?”

葉辰朝男人喊了一聲。

聽到這略顯耳熟的聲音,名為胡孝的男人轉過身,瞪大了眼睛。

“葉辰,是你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