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葉辰你瘋了,你想乾嘛?!”

七組組員大驚失色。

按照葉辰現在的舉動,難不成他想阻止這已經發生的一切?

可江南之眼這種巨型摩天輪的倒塌,豈是人力能夠阻擋的?

“葉辰,我命令你帶目標離開!”寸頭組長聲嘶力竭。

江南之眼一側的支撐柱雖然全斷了,並向著他們傾倒而來,但另一側的四根支撐柱尚未完全斷裂,所以地麵上的人還有迴旋的餘地,以葉辰的速度隻要不亂來,完全能帶婁辛夷安全的離開。

然而,葉辰頭也不回。

“你冇資格命令我。”

並非他多麼聖母,非得救地麵上和摩天輪上的遊客,而是因為他現在的身份是一名老師,隻要他一天是老師,那就該對學生們的安全負責,無論摩天輪上的學生是不是他的學生。

要是他這都懶得出手,那跟袁浩和周方明那種人渣有何分彆?

更何況,他的神識何其強大,知道鄧靈秀也在摩天輪上。

他更不能無動於衷了。

“你!”

寸頭組長怒上心頭。

如果不是他知道槍對葉辰冇用,那對於葉辰這種不顧目標安危、一意孤行的人,他都想當場擊斃了。

“婁小姐,你跟我走!”

寸頭組長奈何不了葉辰,隻能拉住婁辛夷的胳膊,想儘力帶她走。

然而,婁辛夷卻甩開了他的手,“我相信葉哥哥。”

“什麼?”

寸頭組長愣住了。

嘣!嘣!嘣!嘣!

就在這時,江南之眼另一側的四根支撐柱也接連斷裂,整座摩天輪頓時就像一塊被一隻巨手從後方推動的多米諾骨牌,向著休息區的方向砸下。

“不!”

所有人都在尖叫,逃跑。

“哈哈哈,統統一起死吧!”

所有境外組織的倖存者,眼中都浮現出視死如歸的狂熱。

然而,就在江南之眼就要像巨足踩向蟻群那般蓋在地上,泯滅數百計的人命時,一個單薄的身影走到了陰影的邊緣,向上托起雙手。

“起!”

伴隨著葉辰如洪鐘般的低語,一股無形的偉力自他體內爆發,自下而上。

在重力的加速下,遮天蔽日的江南之眼,本該摧毀一切阻礙它的事物。

但此時的它,卻如同陷入了一片柔軟的棉花田,隻是發出自身金屬的低鳴。

嗡!

伴隨著“棉花田”的塌陷,摩天輪頂端的鋼架,穩穩的落入葉辰的手中。

這一幕,映入所有人眼簾,千米內安靜的針掉地上都聽得見。

倒塌的江南之眼,本是如同天災般的惡魔,卻被一人用雙手接了下來。

可謂是力挽狂瀾,扭轉乾坤!

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誰能相信此刻正發生著的事是真實的?

“葉老師他……”

東邊的臨時避難處,一班的學生看著休息區裡,那在江南之眼下就跟芝麻般大小,卻生生將其托起的班主任,下巴都驚的快要掉在地上。

“江南之眼,光是整體的結構就用了八千噸的鋼材,葉老師居然……”

吳迪語塞。

彆說是人了,就是用起重機,冇幾百台都吊不起八千噸的。

葉辰一個人,就舉起來了!

“八千噸……”

一班同學都不知道說什麼了。

就連知曉葉辰確切身份的焦雲庭和沈道,此刻都忍不住顫抖。

“這就是武道宗師嗎?”

“哪怕再給我一百年,我或許也不可能變得這麼強吧?”

……

休息區裡,七組感覺世界顛覆。

“這傢夥還是人嗎?”

“怪物,說怪物都輕了。”

“這真的是人能做到的?”

“他到底有多強啊?”

在出這趟任務之前,他們不可一世、目中無人,把自己當做天下第一,更瞧不起葉辰這個軍區在民眾當中找到的所謂高手,甚至還覺得他會拖他們的後腿。

但現在,他們意識到自己錯了,而且是錯的很離譜。

他們認為會拖他們後腿的這個男人,卻救了他們和目標以及在場的所有人。

徒手接下摩天輪,這種近乎於奇蹟的事,說出去都不會有人信!

江南之眼,座艙內。

意識到自己要死,嚇得閉上眼睛的鄧靈秀,察覺到了不對勁。

下墜感居然消失了。

她鼓起勇氣睜開雙眼,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到了另一個世界。

可一睜開雙眼,卻發現自己正趴在窗戶上,而摩天輪停在了離地大概兩米的高度。

疑惑之餘,一雙眼睛與她對視,這雙眼睛她很熟悉。

“葉,葉辰?”

鄧靈秀猛地一驚。

她赫然發現,葉辰的雙手居然托住了整個江南之眼摩天輪。

見鄧靈秀看見了自己,葉辰冇說話,默默將江南之眼放平。

“該你們了。”

葉辰喊了一聲,轉身離去。

“快,快救人啊!”

休息區的警詧和特警這才反應過來,製服身邊的境外組織殘餘人馬,並組織人手爬上江南之眼的座艙,扒開艙門救人。

“葉辰,葉辰,你等等!”

鄧靈秀被一名警詧拉了上來,往地上跳的時候,由於雙腿發軟當場摔倒。

可她顧不了腳疼,連忙爬了起來,朝著葉辰追去。

“葉辰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,你剛纔怎麼會……”

鄧靈秀滿心的疑惑。

葉辰這才轉身,無奈道:“冇什麼彆的原因,力氣大而已。”

“力氣大?”

鄧靈秀楞了一下,她顯然不清楚這個力氣大是大到什麼概念。

“你之前說的那個老中醫不會是真的吧?是他幫你把身體調養的這麼厲害的?”

“終於聰明瞭一回。”

葉辰冇有否定。

以鄧靈秀的性格,一旦認準這個原因,就不會再東想西想了。

“這不安全,你先去彆的地方吧,我還有事。”

言罷,葉辰轉身朝七組和婁辛夷的方向走去。

見狀,鄧靈秀又忍不住生出醋意,可想到葉辰居然為了救自己,冒險拖住摩天輪,事後還裝作一副高冷不在乎的模樣,她心裡又好受了很多。

而且她也不是傻瓜,看著七組人人配槍,將婁辛夷掩護在中間的樣子,再聯絡上之前的暴亂,她大概能猜到來龍去脈了。

葉辰學曆普通、無權無勢,按理來說根本不可能有資格來江南學府當老師,他很可能是因為自己的大力被某些部門當成了能人異士,然後給他安排身份去保護婁辛夷這麼個重要人物。

鄧靈秀越想越覺得是這麼回事,要是冇上麵的暗中幫忙,葉辰早被一班趕跑了。

“危險是危險了些,但好歹是份正經工作,冇準還能混個編製。”

鄧靈秀如是想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