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下一刻,察猜身子一軟,倒在地上冇了氣息。

“這……”

見此一幕,七組成員驚了。

察猜的古泰拳很強,他的橫練功夫更是出名,至少普通的宗師未必能傷到他。

所以他們一組六個人,就算用儘全力圍攻察猜,都可能會被他單方麵爆殺。

反觀葉辰的推掌,就像直接無視了察猜的橫練一樣。

“真是個怪物。”

就連一直對葉辰不服的壯漢,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。

“察猜死了?”

境外組織的高手,此刻看向葉辰的眼眸也充滿了忌憚。

除了隊長以外,察猜已經是他們這幫人裡最厲害的了,居然被那個龍國年輕人秒殺了!

“太可怕了,恐怕也隻有隊長能夠與他抗衡了。”

組織隊員惶恐道。

“是個高手,有意思。”

白髮西方人看著遠處的葉辰,嘴角揚起一絲玩味。

噠噠噠!

就在這時,幾名特警圍了上來,衝著白髮西方人開火。

然而,就在密集的子彈射到白髮西方人的四周時,卻被一股無形的力場攔了下來。

“死。”

西方人咧嘴一笑,那些被攔下的子彈居然掉了個頭,朝著幾名特警射了回去。

“啊!”伴隨著聲聲慘叫,幾名特警英勇犧牲。

阻礙清除過後,白髮西方人朝著葉辰狂奔而去。

在場的成員當中,隻有自己能擊敗這傢夥並搶到目標了。

嗖!嗖!嗖!

在奔跑的途中,白髮西方人朝著葉辰的方向甩出三柄飛刀。

飛刀速度很快,甚至堪比狙擊槍射出的子彈,好在葉辰的反應更快,帶著婁辛夷往側邊一閃,成功躲了過去。

然而,飛刀就好像是跟蹤導彈一般,飛出五六米後居然又饒了個圈飛回來了,以三個方向向著葉辰射去。

“念力控物!”

七組隊員大驚。

不同等級的覺醒者,是會擁有不同程度的精神念力,但能達到這種水準的念力控物,在三級覺醒者中都是極為罕見的。

而且,這三柄飛刀還有靈能的加持,每一把的威力可能都比察猜的全力一擊要龐大。

“念力控物?”

葉辰冷冷一笑。

“論禦物,我是你祖宗!”

話音剛落,葉辰神魂盪開,魂力如三隻鬼手抓向飛刀。

“嗯?”

遠處的白髮西方人,頓時感覺自己操控的飛刀上,居然產生了一股特彆強大的斥力。

“這傢夥的念力也很強!”

頃刻間,白髮西方人察覺了真相,再次甩出六柄飛刀。

同時控製九柄飛刀,已經是他的極限,他不信葉辰的念力能比他還要強大。

然而,事與願違。

六柄飛刀剛剛靠近葉辰,就忽然停在了半空,白髮西方人繃緊精神想要推動飛刀,卻發現飛刀好像被焊在了空中一樣。

“換我了。”

隻見葉辰右手一指,九柄飛刀就以電光火石般的速度飛向白髮西方人,飛刀在空中劃出令人眼花繚亂的弧線,也讓白髮西方人慌了神,隻能不停躲閃。

“可惡!他的精神力怎麼會如此強大!”

西方人想用念力強行奪回飛刀,卻發現這些飛刀生出了自己的意識一般,根本不聽從他的調令。

“既然踏入了龍國的土地,就永遠留在這吧。”

白髮西方人躲避飛刀的空擋,腦海中響起一道冰冷的聲音。

他抬眼一看,隻見葉辰正以冷漠的表情看著自己。

頓時,他明白這回的任務,恐怕又要以失敗告終了。

“哼,既然我活不了,那你們也彆活了!”

白髮西方人咬緊牙關,雙手向著江南之眼的方向一抓。

吱!吱!吱!

刹那間,江南之眼一側,四根直徑一米有餘的支撐鋼柱,就像被幾輛大卡車拉動了一般,發出劇烈的摩擦異響。

下一刻,鋼柱發生扭曲。

“不好。”

葉辰瞳孔一縮。

雖然這西方人的精神力,不足以從葉辰的神識控製下奪回飛刀,但竭儘全力下擰斷鋼柱還是能做到的。

甚至,他根本不需要擰斷鋼柱,兩百米高的江南之眼,一旦下方的支撐受到破壞,就會瞬間失去平衡。

後果不堪設想!

想到這,葉辰捏了個法訣,九柄飛刀的速度頓時翻了一倍,從九個方位將白髮西方人刺了個透心涼。

然而,還是遲了一步。

嘣!嘣!嘣!

三根鋼柱的扭曲達到臨界,發生了繃斷,摩天輪已經開始傾斜。

“該死!”

見此一幕,不光七組的成員,在場所有便衣和特警全都變了臉色。

槍響的那一刻起,警方和圓方就已經在疏散嗎,摩天輪上的遊客了,奈何江南之眼的承載量實在是太大了,直到現在仍有一半的遊客還在座艙裡。

甚至,他們還都再最頂端。

“快跑!摩天輪要倒了!”

“快撤!快撤!”

直徑兩百米的江南之眼,一旦發生倒塌,務必會造成毀滅性的打擊。

此刻,境外組織成員已經放棄了抵抗,等待著江南之眼的“審判”。

“江南之眼要倒了。”

一班所在的避難區域,吳迪看著自己父親設計的江南之眼,整個眼眶都紅了起來。

……

江南之眼,最頂端座艙。

“媽,我可能回不去了,再見。”鄧靈秀關閉了手機,幾乎哭成了淚人。

她進樂園的時候,看見葉辰跟婁辛夷她們有說有笑,哪裡還有遊玩的心思,就想著上江南之眼散散心。

結果她剛上來冇多久,地麵上就出現了暴亂,結果現在摩天輪還不知道什麼緣故發生了震動,甚至都要傾倒了。

她還不想死。

可是……

嘣!

伴隨著最後一根支撐柱,因為承受不住巨大的扭力繃斷時,整個江南之眼徹底向一麵傾倒下來。

“啊!!!”

數不清的慘叫聲,在江南之眼的座艙和地麵上傳來。

但地麵上的人能做的,隻有逃跑和祈禱。

“葉辰,快帶婁辛夷跑啊!”

七組成員見葉辰還傻傻的站在原地,嗓子都喊劈了。

他們可能跑不出江南之眼的覆蓋範圍,但以葉辰的實力,絕對能帶婁辛夷脫險。

“她要是死了,我們之前的努力就全白費了!”

“辛夷,你不會死的。”

葉辰拍了拍婁辛夷的肩膀,然後朝著倒塌的江南之眼走去。

“他們也不會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