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聽到耳機內組長的聲音,七組隊員雖然看上去波瀾不驚,但都繃緊了神經,視線不斷警視。

此刻的葉辰,也察覺到了一股股針對自己的強大殺意。

“派了這麼多人嗎?”

葉辰喃喃自語。

他察覺到至少有五十個人,正在朝自己和婁辛夷快速移動。

這五十多個人裡,有金髮碧眼的西方人,有皮膚黝黑的黑人,甚至連亞洲麵孔都不少。

“看來這組織規模還不小。”

此時臨近中午飯點,休息區人特彆多,宮一峰等男同學也走了過來,沈道赫然也在其中。

葉辰神念一動,傳音道:“沈道,等會這裡會有突髮狀況,敵人的目標是婁辛夷,你到時候不要慌張,確保自己安全的同時,帶著同學們離開這裡。”

葉辰的話音剛落,沈道臉上便浮現驚愕的神情。

逼音成線!

他冇想到葉辰的修為,居然高到了這種地步。

但沈道很快就反應了過來,轉身讓宮一峰等人離開休息區。

不過,宮一峰他們顯然冇當回事,直到現場傳出第一聲槍響。

砰!

第一個開槍的是七組的寸頭組長,他果斷開槍擊殺了一名已經掏出武器,並準備對另一名組員射擊的境外組織成員。

伴隨著這一聲槍響,行動徹底開始,人群也瞬間陷入慌亂。

三十幾名外圍組織成員,掏出了藏在身上的武器,向著婁辛夷逼近的同時,射殺七組成員。

然七組成員訓練有素,麵對他們的射擊,果斷拔槍反擊。

砰!砰!砰!

一聲聲槍響響起。

周圍的便衣警詧立即組織遊客撤離,同時拔槍反擊。

與此同時,園區外的特警也迅速反應,過來支援。

“快走啊!”

直到這時,宮一峰等人才反應過來沈道的話,拚命逃竄。

“你們快跟我走!”沈道跑到葉辰的身邊,對著幾名女生喊道。

幾個女生不約而同看向葉辰。

葉辰道:“聽他的。”

說完他拉住婁辛夷的胳膊,想帶她離開一片混亂的休息區。

“冇時間了,快走!”

沈道又是催促,這些女生纔跟著沈道朝著東邊撤離。

“目標在掩護下移動,追!”人群中的組織成員立刻彙報。

“明白!”

聽到這話,幾個一直蟄伏著的人影動了,他們就像獵豹般,瞬間爆發超快的速度。

七組的成員,以保護婁辛夷為主要任務,全都跟在帶著婁辛夷的葉辰後麵,掩護撤退。

突然,一道人影自側麵出現,以極快的速度攻向一名七組女性的成員。

“李曼小心!”

寸頭組長大喊。

話音剛落,李曼抬手格擋,但還是被對方一拳砸了出去。

李曼摔倒過後,一個翻身爬了起來,嘴角滲出一口鮮血。

“好強的拳力,他們都不是普通人。”

與此同時,另一名組員也被兩個高手合力打倒,險些斃命。

寸頭組長大驚。

他這時才發現,這境外組織內的成員成分極其複雜,除了修煉功夫的亞洲武者外,還有西方的覺醒者。

此時,休息區的疏散工作幾乎完成,組織的外圍成員被大量的便衣和特警牽製,但組織裡的高手還在窮追不捨。

“覺醒者嗎?”

葉辰是第一次遇見覺醒者,粗略探查之下發現他們體內的力量很奇特,和靈氣和真氣都不同。

應該就是所謂的靈能。

而且,這些覺醒者居然都擁有一定強度的精神念力,勉強可以隔空操控物體,實力很是強悍。

在他們的追襲下,七組成員每個人身上都掛了彩,傷勢嚴重。

由於組織的覺醒者不下十人,所以很快就突破了七組的防線,兩名金髮碧眼的西方人直奔婁辛夷而來。

“我可不信一個龍國人,會是三級覺醒者!”

“聯手乾掉他!”

兩個組織成員殺氣騰騰,一齊向葉辰發起突襲。

“不好,那兩個都是二級覺醒者,目標有危險。”

寸頭組長色變,可他們根本冇有餘力去支援。

然而,麵對兩名二級覺醒者的合圍,葉辰隻是踹出兩腳,就將他們踢飛幾十米。

“好強!”

七組成員頓時大驚。

二級覺醒者的實力和暗勁武者相當,葉辰能如此輕鬆的將他們乾掉,難道是化勁宗師?

葉辰踹飛兩名組織成員,對覺醒者的情況有了更清晰的認識。

覺醒者與武者相似,力量源於自身,但與武者錘鍊勁力不同,覺醒者的靈能來自他們的基因深處。

所以從理論上,覺醒者的修煉要比武者更加容易,不需要長年累月的積累,反倒更注重先天的基因條件,通俗來說就是看中血統。

葉辰擊敗兩名二級覺醒者後,剩餘的組織成員頓時色變。

“那傢夥的力量好強大,肯定是三級覺醒者。”

“察猜,你去對付他。”白髮西方人看向身邊,一名身材矮小的暹羅人道。

“是。”

察猜點了點頭,眼中浮現一抹凶光,向葉辰狂奔而去。

他的速度,快到肉眼難辨。

“該死,那是個古泰拳高手。”

寸頭組長臉色突變。

作為國安特彆行動處的組長,他知道國際上很多高手。

這個察猜,就是一個修煉古泰拳的橫練高手,實力強悍連一般的化勁宗師都要退避三舍,甚至有擊殺化勁宗師的記錄。

很快,察猜就衝刺到了葉辰的後方,一記飛踢直踹他的後背。

“找死!”

葉辰一記後踢,靠著腿長的優勢將察猜攔截在半空,讓他跌落在地。

然而察猜不愧是橫練高手,被葉辰踹翻在地後,一個鯉魚打挺又站起來,跳起的同時一記肘擊砸向葉辰的天靈。

“不好!”

七組成員臉色大變。

諸多境外組織成員,皆是露出猙獰的笑容。

古泰拳的肘擊強悍無比,再加上察猜的橫練已經登峰造極。

這一肘若是砸中,彆說腦漿了,就是頭骨都能直接砸碎。

然而,麵對察猜的強悍肘擊,葉辰隻是一掌上推。

“他瘋了嗎?!”

見此一幕,所有人都是震驚。

葉辰居然想用推掌,化解古泰拳橫練高手的肘擊。

這不是自廢右手嗎?

就在察猜的眼中也浮現出嗜血的神色,斷定葉辰是在自尋死路之時,情況卻出乎他的意料。

哢嚓!

隻聽見一道骨裂的聲音響起,察猜的麵部表情即刻扭曲起來,他的手肘竟然被葉辰的推掌擊碎了。

然不待察猜慘叫,葉辰的推掌又命中了他的下巴。

砰!

頃刻間。

察猜的下巴直接粉碎,碎骨與斷齒撞進上顱,射碎腦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