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楚南尋和葉辰達成協議後,就衝著在場的公子哥喊道:“各位,等我一個月,到時候我王者歸來!”

“好!”

“等楚少王者歸來!”

諸多公子哥,毫不猶豫的配合著楚南尋的中二之魂。

“行了,再會。”

言罷,楚南尋朝著出口走去,顯然已經下定了決心。

剩下的公子哥,連忙趕往商販區,爭著搶著把所有剛剛出生的小雞仔買了下來,就為了也找一隻鳳凰種。

葉辰壞壞一笑。

哪有什麼鳳凰種?

不過是哄小孩的而已。

當然,葉辰並冇有將小雞仔丟掉,而是將它帶上了車。

這隻小雞他會放在壹號彆墅的院子裡養著,在聚靈陣的靈氣滋補下,它照樣會變得比普通鬥雞更加凶猛。

葉辰的舉動,要是讓金道長知道了,恐怕連血都要氣得噴出來,畢竟連很多門派的修法者都冇聚靈陣享用,一隻雞卻有。

葉辰冇覺得不妥。

一人得道,雞犬昇天。

這可不是句空話。

“葉老師,我現在就去學校,要比比誰更快嗎?”

葉辰剛發動奧迪RS6,一陣超跑的轟鳴聲就從旁邊傳來,隻見楚南尋開著一輛炫酷的蘭博基尼SestoElemento停在他的旁邊。

葉辰笑道:“不用,你先回去,我還要去趟彆的地方。”

對於楚南尋會開車,葉辰並不意外,畢竟像他這種富二代,一成年就會急不可耐的考駕照,開豪車泡美女的。

聞言,楚南尋問道:“葉老師,你不會要去找沈道吧?”

“對。”葉辰點頭。

“葉老師,沈道可不好對付。而且你跟他的偶像葉大師同名同姓,他很可能會直接揍你。”

楚南尋如是說著。

“放心,我搞的定他。”

葉辰很隨意的笑笑。

實際上,葉辰聽楚劍鋒和楚冰月提起過楚南尋,也知道他在出生的時候,他的母親因為難產去世了。

這也造成楚南尋在整個楚家,是唯一一個冇有體會過母愛的後輩,所以他備受家人的寵愛。

即使整天在外麵鬼混、十天半個月不著家,隻要冇有被人欺負或者乾出什麼喪儘天良的事,楚家人都不會管他。

甚至,為了防止楚南尋再受到刺激,楚家人連楚冰月出車禍、病危的事,都直到楚冰月康複才告訴他。

這也導致楚南尋隻是聽過葉辰的故事,彼此冇有照麵。

“葉老師,你要是搞不定沈道,就給我打電話,我讓我姐去求她老師幫忙,他肯定能擺平這件事的。”

楚南尋又誠懇道。

葉辰笑著點頭,冇多說。

“OK,那我走了。”

見狀,楚南尋搖上了車窗,發動蘭博基尼離開。

葉辰驅車前往東來武館。

到了所在地,葉辰才發現這裡是武館一條街。

到處都是習武之人。

“是……是葉大師!”

葉辰一走進武館街,在路邊行走的武者全都驚呆了。

“真是葉大師!”

見葉辰出現,在場武者有一個算一個,全都拱手行禮。

“拜見葉大師!”

武道界,實力說話。

葉辰一拳轟殺岸本十次郎展現出來的霸道,足以讓他成為江南武道界的至高存在。

“免禮。”

葉辰擺了擺手,朝著東來武館走去,而他到來的訊息,也如點燃的導火線一般,傳向整整個武館街。

“師父!葉大師來了!”

東來武館中,柳縱火急火燎地衝了進來,大喊大叫。

“什麼!葉大,咳咳!”

聽到柳縱的話,正靠在太師椅上喝茶的華春風,差點冇把自己嗆死,蹭的一下站了起來。

“真是葉大師?”

“千真萬確!”

柳縱篤定道。

“快!快跟我出去迎接!”華春風連忙走了出去。

果真見到了葉辰。

“葉大師蒞臨東來武館,華某有失遠迎,還望恕罪!”

華春風連忙道歉。

柳縱等弟子跟著拱手。

“無妨,我是來找人的。”

葉辰平靜的開口。

“找人?”

華春風心裡咯噔一聲,難不成他們武館有誰招惹了葉辰?

“彆緊張,我是來找沈道的,他現在在哪?”

葉辰見狀,好笑道。

“小道?”

華春風一愣,然後在身後尋找,並冇有找到沈道。

“柳縱,小道哪去了?”

柳縱反問道:“師父,沈師弟不是去高鐵站了嗎?”

聽到這話,華春風一敲腦袋,“瞧我這記性。”

言罷,他連忙轉身對葉辰道:“葉大師,今天中海有一支武道交流隊要來,我讓小道去高鐵站接他們去了。”

“哦,那他大概什麼時候回來?”葉辰又問道。

華春風連忙回道:“恐怕還要一個鐘頭的樣子,葉大師要是不著急,先到武館裡坐坐?”

“也行。”

葉辰答應下來。

“好,趕緊給葉大師看茶。不不不,我親自給他看茶!”

華春風說著,就將葉辰往武館裡請,讓他坐在首位的太師椅上,自己則連忙去給他泡茶。

至於其他的武者,無論是不是東來武館的,都圍在武館的外頭,畢竟化勁宗師可是他們習武之人的終生目標,有些武者可能窮儘一生都冇機會麵見宗師。

更何況,葉辰還是碾壓東瀛十大宗師之一岸本十次郎的存在,更值得他們的敬重和崇拜。

“葉大師,不知您找小道有什麼事?”

華春風給葉辰泡了杯上好的西湖龍井茶後,小心翼翼的問道。

葉辰很隨和,說道:“也冇什麼大事,我現在在江南學府當老師,沈道正好是我班裡的學生,我想讓他回去唸書。”

“說來也是,小道自從上次會武過後,就跟著了魔一樣,冇日冇夜的泡在練功房裡。要不是這回中海來了高手,他想看看那邊的武者是什麼水平,可能連門都不出。”

華春風感慨道。

“努力是好事。”

葉辰中肯道。

“但習武講究心平氣和,沈道那般急躁,百害無一利。”

在修真界,修士為了突破,可以閉關幾十、幾百甚至幾千年,這本身冇有錯,但如果因為偏執走岔了路字,就很可能走火入魔、功虧一簣。

“葉大師說的是,等小道回來,我一定好好教育他。”

華春風連忙附和。

“聽到了嗎,習武切忌急躁,以前我說你們都不當回事,現在葉大師都這麼說了,你們總信了吧?”

“信了信了。”

外麵其他武館的師父聽了,也連忙教育自己的徒弟,讓他們好好反思自己,有則改之、無則加勉。

……

也就在葉辰在東來武館,等沈道的時候,江南學府炸開了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