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宮一峰直言道:“葉老師,你可真有手段呐,接連擺平了我兩位好兄弟。”

“你想表達什麼?”

葉辰平靜的問道。

“但我不服你!隻要我不服你,我身後絕大多數男生也都不會服你,你終究管不好我們一班!”

“接著說。”

葉辰淡淡開口。

“除非你把我的兩個好兄弟勸回學校讀書,不然就算你搞定了我老爸,我也不會服你的。”

宮一峰嚴肅道。

“你的兩個好兄弟,就是咱們班的沈道和楚南尋吧?”

葉辰輕笑反問。

“冇錯,隻要你能讓他們回來上課,我保證服你,以後你說什麼就是什麼,一班為你馬首是瞻!”

“好,我答應了。”

葉辰點了點頭。

“葉老師溝通快。”

宮一峰欣然一笑。

顯然是覺得葉辰上當了。

“葉辰,你要讓楚南尋和沈道回來唸書,你也太狂了吧?”

就在這時,袁浩鼻子裡塞著個紙團,又走進回了教室。

他本來都準備去醫務室了,聽到葉辰跟宮一峰打賭,還要叫楚南尋和沈道回來唸書,這不是扯淡嘛。

這種機會,他豈能放過?

“葉辰,且不說楚南尋是楚家家主楚天龍的獨子。沈道是什麼人你知道嗎?他可是一門心思用來習武的。往後一個月,你要是能把他們請回來,我袁浩以後爬著走!”

袁浩叫囂道。

聽到這話,班裡的男生也覺得葉辰盲目自信了。

楚南尋,楚家家主楚天龍唯一的兒子,將來繼承楚家的不二人選,享受著整個楚家的恩寵,江南學府高中部的第一大少,整天在外麵吃喝玩樂,學校裡就冇見過他的影子。

至於沈道就更不用說了,壓根就不是二代圈子裡的人,他是更高層次的存在,換他以前以為自己天下無敵的時候,還會老老實實讀書,可自從被那個葉大師打擊到了,就整天耗在武館裡,論誰叫都叫不出來的。

這兩個人,葉辰一個都搞不定,更何況是兩個。

見袁浩又橫插一腳,葉辰冷冰冰道:“我今天就把他們叫回來讀書,當著一班的麵,到時候你可再彆食言。”

“今天?!葉辰,你要是做不到該怎麼辦?”

袁浩興奮的問道。

“校門在那邊,我自己走,你不就想要我走嗎?”

“好!一言為定!”

袁浩眼中浮現濃濃得意。

如果葉辰今天就得走,他和周方明明天也冇必要再冒險。

跟宮一峰確定這件事後,葉辰離開了一班,袁浩立馬跟上。

“葉辰,我知道你救過楚家大小姐,跟楚家有點交情,但楚南尋你搞不定的。”

袁浩譏諷道。

“而且就算你搞定了楚南尋,你也擺不平沈道,他們江南學府裡的那些二代都不一樣!”

“你話真多,操心我之前,還是擔心擔心你自己吧。”

葉辰白了一眼袁浩。

“哼,我看你怎麼辦!”

袁浩不屑一顧。

班級裡。

一眾男同學正在和宮一峰,討論葉辰立下約定的事。

“沈道應該在訓練,我聯絡不上,但楚南尋已經跟俱樂部的人打好招呼了,不會放葉辰進去的。”

宮一峰自信滿滿。

其餘男生,亦一幅看好戲的表情。

另一邊,辦公室的葉辰收到一個簡訊,是宮一峰發來的,上麵是一串地址。

“江南市鬥雞俱樂部?居然還有這種俱樂部啊。”

葉辰覺得有意思。

“這些個二代,香車美人玩不夠,還玩上動物了?”

不過葉辰也理解,鬥雞、鬥蛐蛐這類的消遣方式,幾百年前就有了,到現在依舊很火熱。

把手機揣進兜裡,葉辰離開辦公室,用神識探查了一圈校園,發現並冇有境外組織的眼線後,離開了學校。

江南學府在市中心,那幫人就算再厲害,不到萬不得已,也不會這麼明目張膽。

葉辰開著奧迪RS6,就向著江南鬥雞俱樂部駛去。

不多時,就到了一個獨棟、類似體育場的建築。

這裡就是鬥雞俱樂部,專門供江南市上流社會的公子哥消遣的地方,據說家裡冇個上億的資產,連進去的資格都冇有。

葉辰剛走到正門,就被一名保安攔了下來。

“先生,請問你是?”

“我是來找楚南尋的,我是他的班主任。”葉辰道。

“那你不能進去。”

保安一臉嘲弄。

搞笑,楚公子特地有過交代,要把他老師攔在俱樂部外。

“我不能進去?是楚南尋叫你攔著我的吧?”

葉辰覺得好笑。

保安怎麼可能會承認,搖頭道:“先生,本俱樂部采取會員製,隻有會員能夠進入。”

“那你幫我辦個會員。”

葉辰很隨意的說道。

“可以,但你可能辦不了,這裡一年的會費要十萬。”

保安戲謔一笑,雖然這隻是個鬥雞俱樂部,但會費比尋常的超跑俱樂部還要貴。

在他看來,一個高中老師能有多少錢?

恐怕一年的會費,就能把葉辰一年半載的工資掏空。

然而,葉辰很平靜的掏出了銀行卡。

“那先幫我辦個一年的會員吧。”

“什麼?”保安一愣。

“你耳朵聾了?”

葉辰語氣冷了下來。

“哦,好好好。”

保安冇來由的心生惶恐,立馬帶著葉辰去辦了張會員卡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鬥雞俱樂部二樓。

一群江南的權貴,正圍在一個擂台的四周,看著擂台沙地上彼此廝殺的鬥雞歡呼叫好。

很快,一隻黃黑色羽毛的鬥雞,擊敗了對麵的純黑鬥雞。

“哈哈,好!”

“楚少,你的黑鐮還真是戰無不勝啊,又贏了一局!”

諸多二十來歲的年輕人,站在一名十七八歲、眉眼間與楚冰月有些相似的少年左右,臉上儘是討好的笑容。

此少年,便是江南第一家族楚家家主的獨子,楚南尋。

江南本土,最具權勢的二代!

“媽的,又輸了一千萬!”

而在楚南尋的對麵,一名年齡稍長的公子哥,看著自己無力再戰的鬥雞,憤怒的錘了一下圍欄。

楚南尋得意道:“宋老二,你挑的雞是真不行啊!連我的黑鐮都打不過,就這你還揚言要把我的鬥雞全乾掉?”

“楚南尋,你不要得意的太早,我改日找到真正厲害的鬥雞,再來找你大戰一場!”

宋老二留下狠話後離開。

楚南尋一臉不屑:“誰還想跟我玩一把?”

“不了不了,楚少的鬥雞都太猛了,我們的完全不是對手啊。”

“是啊,要我的鬥雞上也行,您得派一隻弱雞上。”

“怎麼說話的!楚少挑雞的眼光何其毒辣,他能有弱雞?”

“抱歉,我自己掌嘴!”

諸多二代紛紛奉承。

“真冇意思,我去彆的地方玩了。”楚南尋撅了噘嘴。

“等等,我跟你玩一把。”

就在這時,一道極其陌生的聲音,自入口處傳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