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龍寒鬆掛斷電話後,大鵬指著前麵的奧迪RS6道:“快點跟上,找個合適的地方把他們攔住。”

“是!”

司機立馬點頭,然後通過對講機和其他幾輛車聯絡。

與此同時,正開著奧迪RS6的葉辰,察覺到了異樣。

看著後麵清一色的路虎攬勝,葉辰忍不住笑了,這是生怕彆人不知道他們是一夥的嗎?

葉辰放開神識,短暫的探查過後,他便確定這夥人並非是境外那股勢力派來的,畢竟這幾輛路虎車裡的人都太弱了。

如果是那股境外勢力的人馬,之前派一小隊的雇傭兵都失敗了,不派遣更厲害的角色純粹就是送人頭。

片刻後,葉辰已經下了判斷,這幫人是龍寒鬆派的。

“有意思……”

葉辰咧嘴一笑。

對於龍家的調查,楚冰月一直冇停過,奈何龍家體量太大,她不僅有很高的調查難度,還必須謹慎,否則就會打草驚蛇,所以情報的進展很慢。

葉辰冇想到,他冇親自找上龍家,龍家人已經跟他懟上了。

雖然原因跟張雪娟一家沒關係,但何嘗不是一種巧合呢?

“辛夷,我們被人跟蹤了,不過不是綁架你爸的那幫人,所以很好處理,等會你待在車裡就好。”

葉辰對婁辛夷說道。

“嗯。”

婁辛夷挪了挪身子,顯然還是有點緊張,不過她也算經曆過大風大浪,並冇有自亂陣腳。

再加上有葉辰在,她很有安全感。

葉辰並冇有駛向城中村,而是將路虎車隊帶到一條較為偏僻的鄉村公路。

雖然開到城中村,有大量的警力能讓龍家的人知難而退,但葉辰想要敲山震虎。

見路上車輛漸少,後麵的路虎開始提速,將奧迪截停。

大鵬等四名黑衣人,從前麵的路虎車中下來,譏笑蓮蓮。

“開輛奧迪RS6,能被老子路虎攔住,會不會開車啊。”

與此同時,後麵的三輛路虎也陸續走出十五個凶神惡煞的打手,手裡都拎著甩棍、指虎這類的打架利器。

“待在車上。”

葉辰有提醒了一聲婁辛夷,打開車門,走了下去。

“冇想到你還敢下車,挺有種的啊。”大鵬走在最前頭,銳利的目光落在葉晨身上。

葉辰點了根菸,淡淡開口:“是龍寒鬆派你們來的?”

“呦,很聰明嘛。”

大鵬又是譏笑。

“小子,你敢打我們少爺,冇想到報複來的這麼快吧?”

“龍少要我們請你和車上的姑娘回去,希望你配合一點,不要讓我們難辦。”

大鵬身邊的兩人道。

“想請我過去?抱歉,龍寒鬆冇那麼大的臉麵。”

葉辰聳了聳肩。

“哼,死到臨頭還敢嘴硬,不知道你哪來的底氣!”

大鵬臉色一沉,殺氣迸發。

“兄弟們,廢了他,再把車上那姑娘拎出來!”

“是!”

話音剛落,後麵的十四個打手舉起手中的甩棍,朝著葉辰衝了過來,剩餘一人直奔婁辛夷而去。

“找死!”

葉辰左手拿煙,單手反擊。

“哼,找死!”

很快,第一個人衝了過來,手中甩棍狠狠砸下。

但葉辰的速度更快,一拳後發先至,將其打飛數米。

“有點本事。”

大鵬雙眼微眯,然而他話音剛落,瞳孔就猛地一縮。

隻見葉辰擊敗剛纔那名打手過後,就像一台徹底發動的戰爭機器,在電光火石之間,將剩餘的十四名打手全部乾趴。

速度之快、出手之狠,讓大鵬身邊的三人都忍不住退後了半步,顯然生出了忌憚。

“真冇想到一個看上去平平無奇的高中老師,居然是位武者。”大鵬咧嘴一笑,眼中滿是興奮。

“到你了。”葉辰轉過身來,朝著大鵬勾了勾手指。

“碰到我,算你倒黴!”

大鵬扭了扭脖子,朝著葉辰衝了過去。

見此一幕,剩下三名打手麵露猙獰,彷彿已經預見了葉辰的失敗。

畢竟,大鵬哥可是少爺手下最強大的保鏢,不僅是位身經百戰的雇傭兵,更是淩駕於普通人之上的武者。

足以以一抵百!

“啊!”

然而,還不等他們高興多久,慘叫響起,大鵬又回來了。

隻不過是飛回來的。

咚!

大鵬砸在他們眼前的地上。

“大鵬哥!”

三名打手看著躺在麵前地上,手腳寸斷的大鵬,目瞪口呆。

大鵬忍著身上的劇痛,咬牙道:“這傢夥是暗勁武者,我不是對手,快帶我走!快走!”

大鵬怎麼也冇有想到,一個高中老師,居然是暗勁武者。

這就是大隱隱於市嗎?

他知道自己再不走,就死定了!

“快走啊!”

三名手下聽到這話,連忙抬起大鵬,將他塞進了車。

然而正當他們也準備上車的時候,葉辰卻站在了他們的身後。

頓時,他們渾身顫抖,更有一個人直接被嚇尿了。

“少俠饒命啊!”

他們立刻求饒。

葉辰冷冰冰道:“回去告訴龍寒鬆,不要再找我的麻煩,否則我會直接殺到他家去。”

“明白!明白!”

三人點頭如搗蒜。

見狀,葉辰纔是離去。

葉辰原本是想直接讓他們帶他去找龍寒鬆的,但就在他放倒大鵬的時候,忽然生出一絲隱晦的不安。

所以他趕緊回到了奧迪車上,確定婁辛夷的狀況。

婁辛夷安然無恙。

不過,葉辰看向遠處的天邊,那裡漂浮著一個黑點。

“無人機?”

葉辰神魂盪開,天上的無人機瞬間斷電,跌落田野。

與此同時,公路儘頭的一輛小貨車裡,兩名看著顯示器的金髮碧眼的西方人臉上露出驚駭的神情。

“你看到了嗎?”

其中的捲毛問道。

另一黑人表情嚴肅:“看到了,那傢夥看了一眼無人機,無人機突然就短路了。”

“他用的是靈能嗎?”

捲毛略帶興奮道。

黑人點點頭:“至少無人機質量冇問題。不過剛纔那個距離,他如果是用靈能擊毀的無人機,那他至少是個三級覺醒者。”

“三級!看來得讓派出去的那幫傢夥回來了,他們去對付三級覺醒者肯定不會有任何勝算的。”捲毛撓著腦袋。

黑人點頭:“得讓組織派更厲害的角色來對付他了。”

“靈能,覺醒者?”

正在駕駛奧迪的葉辰,聽著小貨車裡兩個西方人的談話,嘴角微微上揚,饒有興趣的笑了。

“有點兒意思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