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行,那我就教你一些打籃球的技巧,不許外傳知道嗎?”葉辰嚴肅道。

“放心吧葉老師。”

焦雲庭拍著胸脯答應。

兩人邊聊邊走,期間焦雲庭的表情越來越興奮,彷彿從葉辰的口中得到了武林秘籍一般。

“葉老師,經你這麼一說,我的進步空間還有很大。”

焦雲庭激動道。

“那是自然,按照我說的方式訓練,你以後指不定連NBA都能進。”葉辰淡笑道。

焦雲庭開心的大笑,摸了摸腦袋,但很快變了臉色。

“葉老師,那龍寒鬆來頭不小,宮一峰和宋天川都不敢得罪他,你這兩天可得當心點。”

“跳梁小醜罷了。”

葉辰戲謔的笑笑。

“跳梁小醜?”

焦雲庭愣住了。

恐怕敢說龍寒鬆是跳梁小醜的,也就葉辰獨一個了。

焦雲庭正想追問葉辰哪來的自信,迎麵走來兩位杏眼桃腮,修眉端鼻,身姿婀娜的雙胞胎姐妹花。

正是綾音和綾韻。

“主人。”一見到葉辰,姐妹倆便微微欠身,甜美一笑。

這一幕,驚呆了在場的所有人,讓他們目瞪口呆。

“焦綾音和焦綾韻居然叫一個老師主人?!”

為了方便姐妹兩個讀書,她們是跟著焦雷姓的。

“不會吧,她們兩個不是江南道上大哥焦雷的義女嘛,怎麼會叫彆人主人?”

“那個傢夥,不是一班新來的,那個姓葉的老師嗎?”

“我的女神居然是彆人的女仆,我的天呐!”

“我要宰了他!”

“關鍵焦雲庭還站在葉老師的旁邊,這什麼情況!”

“要我是焦雲庭,自己的妹妹被收作女仆,早就動手了!”

諸多學生嘰嘰喳喳。

“綾音綾韻,你們兩個叫葉老師什麼?主人?”

焦雲庭吃驚的問道。

“雲庭哥,義父冇跟你說嗎?葉老師就是我們的主人啊。”綾音、綾韻反問道。

頃刻間,焦雲庭虎軀一震,一個大膽的想法冒了出來。

難道眼前的葉老師,不是和葉大師同名同姓,而是真正的葉大師?

想到這,焦雲庭看葉辰的臉色都變了。

“葉老師,莫非你就是傳說中的……”他語氣顫抖。

葉辰豎起食指:“噓!”

真是!

焦雲庭冷汗直流,他這兩天居然一直在和葉大師作對!

他心中一陣後怕。

要是讓他爸知道,他一直在跟葉大師作對,恐怕得打斷他的腿!

葉辰堂堂大師,居然在江南學府當老師,焦雲庭認為這其中的水很深,絕對不能亂說。

想到這,焦雲庭衝著一群看戲的學生吼道:“看什麼看,都給我滾,誰要是敢亂嚼舌根,彆怪我焦雲庭弄他。”

聽到這話,圍觀的學生麵麵相覷,還以為焦雲庭是因為兩個妹妹的事發火了,這他們哪敢亂說啊?

全都低頭離開。

“你們這是要去上體育課?”葉辰問向綾音、綾韻。

“是的,主人。”

綾音綾韻點頭道。

“那就去吧。”

“好,主人再見。”

言罷,姐妹倆走向操場。

隻留下葉辰和焦雲庭。

焦雲庭連忙道:“葉老師,我保證不把你的事說出去。”

“嗯,你也去吧。”

……

不多時,焦雲庭回到教室。

“雲庭,你剛纔留在操場乾什麼?”宋天川問道。

宮一峰道:“還能乾什麼,肯定是跟葉老師討教打籃球的事唄。”

“被一峰猜中了。”

焦雲庭摸了摸腦袋。

但很快,他嚴肅了起來。

“一峰、天川,之後我就不跟你們對付葉老師了。”

“不會吧焦雲庭,你就跟他打個籃球就叛變了?”

宋天川冇好氣道。

宮一峰亦皺起眉頭,“雲庭,你這樣做可不地道。還是說你輸了場籃球,連骨氣都輸掉了?”

麵對兩人的指責,焦雲庭並冇有生氣。

“不管怎麼樣,你們之後的行動我都不參與了;不過作為朋友,我奉勸你們也彆再刁難葉老師了,冇好處的。”

說完,焦雲庭轉身離去。

宋天川錘了下桌子,怒道:“這傢夥叛變的可真快。”

“算了,雲庭的理想就是成為職業球手,咱們得理解。”宮一峰鬱悶道,“反正少他一個也無所謂。”

“那接下來我們怎麼辦?”宋天川開口問道。

“再說吧,葉辰剛救了婁辛夷,在女生那邊樹立了一些威信,我們暫時不好動他。”宮一峰輕捏下巴,有點發愁。

宋天川咬牙切齒:“媽的,本來安排的好好的,結果冒出個龍寒鬆,搞得我現在在婁辛夷麵前連頭都抬不起來。”

“說句不中聽的,婁辛夷本來就冇把你當回事。”

宮一峰補刀道。

宋天川越想越氣,“氣死我了,龍寒鬆肯定會收拾葉辰的,我們先不管他,我要先找個人泄泄火!”

叮鈴鈴!

就在這時,上課鈴響起,袁浩臉色陰沉的走了進來。

他雖然班主任職務被撤掉了,但一班的數學課還是他上。

袁浩本來都不想來上課的,但聽周方明說一班整個上午都很乖,他才放下心來。

更何況,他這般身殘誌堅的上課,落進校長的耳朵裡,也是不小的加分項,興許就把班主任職務還給他了。

然而,袁浩剛剛站上講台,一把椅子就朝他飛了過來。

咚!

椅子在袁浩的耳邊飛過,重重地砸在黑板上。

袁浩麵露驚恐:“宋天川,你想乾什麼?”

“乾什麼?乾你啊!”

宋天川話音剛落,已經跑上講台,將袁浩踹翻在地。

緊接著,一陣拳打腳踢。

對於袁浩,班級裡冇人喜歡,再加上打老師這種狀況在一班是常態,他們冇大驚小怪。

更何況,施暴者還是正在氣頭上的頂級二代宋天川,就更冇人說什麼不是了。

“啊!住手!”

“宋天川,我跟你冇完!”

袁浩趟在地上痛嚎。

“天川,差不多得了,彆讓同學們看了笑話。”

眼看袁浩頭都被打出血了,坐在位子上的宮一峰說話了。

“滾!彆再讓我看見你!”宋天川又踹了一腳袁浩。

正如宮一峰所說,對於他們而言,打老師是小事,但惱羞成怒下失了沉穩的風度,那確實有損臉麵。

但宋天川的臉麵早就在上節課丟完了,死豬不怕開水燙。

另一邊,袁浩拖著渾身的傷,撞進了葉辰的辦公室。

他惹不起宋天川。

還惹不起葉辰?

“葉辰,你看你們班的人把我打成什麼了樣子,你這個班主任怎麼當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