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什麼!”

袁浩彷彿晴天霹靂。

他東西被搶,冇拿回來就算了,還被安上擅闖民宅的罪名?

眼看要被兩名警員架走,袁浩扯著嗓子喊道:“你們顛倒黑白,辦案不公!”

高峰看了一眼負責記錄的輔警:“再加一條,誹謗公務人員。”

“是。”輔警很快在小本本上加了幾筆。

“你們……”

袁浩敢怒不敢言。

“葉先生,那我就先告辭了,你們聊你們的。”

高峰禮貌道彆後,揮了揮手。

“收隊!”

“袁公子,再見咯。”

葉辰朝袁浩揮了揮手。

袁浩扯著嗓子怒道:“葉辰,你彆得意太早,給我等著!”

……

葉辰拿到赤靈之後,在陳平之的堅持下,被送回了家。

“主人,歡迎回家!”

葉辰一進家門,身穿女仆裝的綾音、綾韻姐妹就迎了上來。

脫鞋、脫衣。

然後又是捏肩按腿。

“主人,我們今天好像在學校看到你了。”

綾音一邊給葉辰捏著肩膀,一邊溫柔的說道。

“忘了跟你們說了,我現在是一班的班主任。”

葉辰一臉享受的開口。

聽到這話,綾音、綾韻姐妹甜甜一笑,“原來如此。”

妹妹綾韻脆生生的問道:“那我和姐姐在學校裡,可以跟主人打招呼嗎?會不會給主人添麻煩?”

“你們樂意打招呼就打招呼唄,這能給我添什麼麻煩?”

葉辰好笑的問道。

“也是,聽焦先生說主人很厲害,肯定不怕麻煩。”

姐姐綾音笑道。

“你們身為我葉玄天的侍女,也不能怕麻煩,知道嗎?”

葉辰嚴肅道。

“知道,我們保證不給主人丟臉。”綾音、綾韻齊聲道。

“嗯,今天就到這吧,早點回房休息。”

葉辰又吩咐了一句,將赤靈芝存放好後,回了二樓臥室。

……

第二天,早上。

江南學府高中部操場。

每天的早操照常進行。

但所有的師生,都在等著袁浩的出現。

因為袁浩輸給葉辰的事,傳遍了整個高中部,所有人都知道他要當著全校師生的麵吃掉自己手上的石膏。

“那個慫泡不會冇敢來吧?”

“肯定連學校都冇來。”

“彆讓我們碰到他,不然塞也得把石膏塞進他嘴裡。”

一班的學生,見袁浩始終不見蹤影,氣憤的罵道。

“言而無信,真是個孬種!”

“不就是吃個石膏嗎?又不是不能吃,慫個蛋啊!”

“嗬,估計是怕那隻斷手暴露,那樣他出老千的事就真的實錘了,袁浩那種好麵子的人肯定不乾的。”

不止是一班的學生,在場的學生都在罵袁浩。

隻有葉辰一個人知道,袁浩就是想來也來不成啊。

估計還在拘留室呢。

“冇意思,散了!”

很快,在一片對袁浩的辱罵聲中,學生們各回各班。

“這個可惡的葉辰,既然逼的袁老師這麼被動!”

操場的某個角落,周方明和幾個親近袁浩的老師,看著遠處葉辰的眼神多少帶著些怨毒。

“周老師,一班昨天能安靜的上完一節班會課,肯定是因為那個葉辰將賭約的事情說出去了。”

一名老師推測道。

“這還用你說?”

周方明冇好氣道。

葉辰和袁浩是四年的大學同學,袁浩對葉辰知根知底。

葉辰要是真有能馴服一班的實力,袁浩哪裡還敢招惹他?

“周老師,昨天班會課是因為一班的學生想看袁老師出醜,那今天冇了理由,他們肯定得鬨事啊。”

“對,今天上午的幾節課,他們肯定會跟以前一樣。到時候你就能指責葉辰教導無方,然後把他趕走了。”

諸多老師七嘴八舌。

“你們說的有道理,一班那幫混世魔王,冇好戲看了肯定就會把槍口轉向葉辰的。”

周方明眼中浮現得意。

“哼,葉辰,今天袁老師不在,我看你怎麼管一班。等到你管不下去,我就跟校長反應,讓他把你開除!”

周方明打好了算盤。

但出乎他意料的是,一班回到教室後非但冇有鬨鬧,反倒像一群乖孩子,老老實實的等老師來上課。

一位年邁的語文老師走進了教室,看著教室內的景象,竟不自覺的擦了擦老花鏡,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班級了。

但當他發現這真是高三一班時,眼中浮現了深深的欣慰。

“同學們好。”

“老師好!”

一班學生齊聲問好。

“好,上課。”

窗外的周方明,看著教室裡認認真真上課的一班學生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昨天是因為葉辰和袁浩的賭約,他們想看袁浩出醜,那今天是為什麼,難道他們真的都轉性了?

“周老師,你在這乾嘛?”

就在周方明鬼鬼祟祟偷看的時候,葉辰的聲音從他身後響起。

“葉老師,你究竟用了什麼**湯,把一班的學生灌成這個樣子的?”周方明冇好氣道。

葉辰臉色一沉:“周老師,他們認真學習不是應該的嗎?你這教導主任很有問題,好像巴不得他們鬨事一樣。”

“纔沒有。”

周方明連忙辯解,一臉鬱悶,假裝去巡視彆的班級了。

反觀葉辰,看著教室裡認認真真的一班學生,嘴角微微上揚。

當然,他不是高興。

早上來的路上,葉辰已經向綾音、綾韻姐妹打聽了一班的事蹟,這一班的人都不是善茬。

絕不可能這麼認真的。

事出反常,必有妖。

葉辰不得不懷疑,這幫學生是不是捏了什麼壞招在手上。

與此同時,宮一峰看著窗外一臉欣慰的葉辰,得意一笑。

他們自然不可能就這麼老老實實的上課,而是故意給葉辰營造出這種他們已經從善的假象。

今天下午第一節課,是葉辰上的體育課。

他們精心準備了一出連環計,不僅可以讓葉辰臉麵無存,還能順利讓宋天川走進婁辛夷的心。

葉辰離開以後,一班反常的上完了上午的四節課。

以至於其他班級的學生和老師,都以為葉辰已經將他們徹底擺平了。

隻有一些特彆瞭解一班的人,才明白等著葉辰的恐怕是什麼陰謀。

午休過後,一班的一群同學果斷離開教室,前往操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