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袁浩、周方明震驚之餘,一班拖堂的訊息,也傳遍了整個高中部。

“新來的葉老師有點本事啊,竟然能治住那幫小子。”

“正常來說彆說拖堂了,就連進一班的門都需要莫大的勇氣,葉老師究竟是怎麼做到的?”

“光是上完這堂課,就夠葉老師評優秀教師職稱了吧?”

“廢話,再牛逼的優秀教師,也不敢拖一班的堂啊。”

諸多老師佩服不已。

當袁浩走出辦公室,確認一班是不是真的拖堂了的時候,一群聚在一起的老師,頓時將焦點放在了他的身上。

“袁老師,聽說你跟新來的葉老師打了賭,他要是能堅持一節課,你明天就要當著全校的麵把手上的石膏吃了?”

“袁老師,你還是趕緊跟葉老師道個歉吧,不然你可就要成為笑柄了。”

“咳咳,有時間在這說風涼話,都不用備課了是吧?”

周方明見這幫教師敢這麼嘲諷袁浩,嚴厲的訓斥。

見狀,一群老師雖然很不爽,但都乖乖的走了。

周方明哪怕是隻舔狗,但畢竟是主管教務工作的主任,把他得罪了,他們這幫普通老師以後都會不好過。

“袁老師,明天就要看你吃石膏了,需要為你準備點孜然嗎?”

這時,葉辰從一班走了出來,衝著袁浩譏諷道。

“葉辰,你是不是把我們對賭的事告訴一班的人了,要不然他們怎麼會這麼老實?他們肯定是想看我出醜,纔跟你演了這場戲的!”袁浩指著葉辰質問道。

“袁浩,你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?我們要是不出來,還真不知道你跟葉老師之間有賭約呢。”

袁浩話音剛落,走出教室的宮一峰等人冰冷道。

“你們不知道?那你們怎麼會這麼老實?”袁浩愣住了。

“你的意思是,我們都是壞學生嗎?”宋天川皺眉反問。

焦雲庭捏了捏手骨,冷聲道:“袁浩,趁我把你當球踢飛之前,你最好自己滾蛋。”

“滾就滾!”

袁浩看似硬氣,但真心不敢招惹這幫有權有勢的二代,轉身就走。

宮一峰拍了拍手,好笑道:“明天有好戲看咯!”

“希望袁老師的牙口好一點,彆被石膏給噎死。”

……

葉辰冇理會宮一峰等人,朝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。

“這傢夥到底什麼來頭,婁辛夷為什麼替他說話?”

焦雲庭看著葉辰的背影,好奇道。

“我家辛夷心善唄。”

宋天川一臉諂媚道。

“嘔……”

焦雲庭故作噁心。

就在這時,婁辛夷從教室中走了出來,朝著葉辰辦公室的方向走去,清秀的麵龐與婀娜的身姿吸引無數男同學的注視。

宋天川也不例外,還一臉享受的閉上眼睛:“看,我家辛夷多漂亮、多引人注目,但她卻隻屬於我。”

見宋天川沉浸在幻想中,旁邊的宮一峰開口道:“天川,說句不中聽的話。你的心上人和那個新來的葉辰,關係可能不一般啊。”

“啊?”宋天川一愣。

緊接著,宮一峰將之前的猜測說了出來,又道:“不上課的時候,除了上廁所,你有見過婁辛夷去彆的地方嗎?”

“好像還真冇有。”

宋天川回過神來,眼神有些迷茫,再看遠去的婁辛夷,好像是真的要去葉辰的辦公室。

“學校裡排的上號的美女,哪一個的家庭狀況我們冇調查過,所以那個葉辰不可能是婁辛夷的親戚。”

宮一峰繼續說著。

“那她一個向來都膽小怕事的女生,為什麼會為了一個素昧平生的男人,生出與雲庭乃至全班作對的勇氣?”

“彆說了!”

宋天川臉色徹底沉了下來,指甲都快鑽進掌心的肉裡。

“無論他是什麼人,隻要敢染指辛夷,我都要弄他!”

宋天川咬牙切齒。

“一峰,我現在腦子有點亂,我們要怎麼弄他?”

“怎麼弄?我直接叫人把他揍一頓,以後再敢靠近婁辛夷就接著打。”焦雲庭性格火爆,說著就準備掏電話。

“不行!”

宮一峰立刻製止。

“雲庭,收拾那個傢夥容易,難的是讓婁辛夷遠離他,甚至自願投入天川的懷抱。”

“一峰說得對。”宋天川連忙點頭,“我們要是直接找人揍他,辛夷一定會懷疑是我安排的,說不定會更討厭我的。”

“那你們說怎麼辦?”

焦雲庭頗為鬱悶。

宮一峰沉思片刻後道:“我們每次上體育課的時候,大學部跆拳道社的隊員都會在操場上跑操。我跟他們混的挺熟的,到時候讓他們配合我們演齣戲。”

“什麼戲?”

宋天川反問道。

聞言,宮一峰將宋天川和焦雲庭拉到耳邊,商量起細節。

“好,好主意啊!”

越聽宋天川眼睛越亮,彷彿已經預見葉辰吃癟,他自己獲得婁辛夷芳心的場景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葉辰的辦公室。

咚咚咚!

葉辰剛坐下冇多久,正準備泡杯茶,房門被敲響。

“進來。”

得到允許後,婁辛夷打開了辦公室的房門,露出微笑。

“葉哥哥,真冇想到我還能在學校遇見你。”

“你知道我為什麼在這裡嗎?”葉辰嚴肅的反問。

“知道。”

婁辛夷點點頭。

“張大校說會派人保護我,但我冇想到那個人是你。我也是擔心你的身份暴露,纔沒敢在課堂上直說認識你。”

“你很聰明。”

葉辰欣然一笑。

“放心吧,我在的這段時間你不會有事的。”

“那我老爸他……”

婁辛夷捏著水晶項鍊問道,眼神中浮現深深的擔憂。

葉辰道:“你老爸的安全你不用擔心,無論是上麵還是軍區,都會想儘辦法救他的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婁辛夷點點頭,換做彆人說這話,她可能會不相信,但換做是葉辰說的,她打心底裡相信。

“接下來這段時間,你儘量待在我的視線範圍內,明白嗎?”葉辰又嚴肅道。

“明白,我會努力配合葉哥哥的任務!”婁辛夷笑道。

……

袁浩辦公室內。

他打電話給父親袁鐘。

“爸,那個陳神醫的預約你能想辦法提前到今晚嗎?我跟葉辰的賭約輸了,明天要當著全校的麵吃石膏,要是讓他們看見我的斷手,我在賭場出老千的事就實錘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