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人民醫院。

住院部某間骨科病房,一名身穿跆拳道服的精瘦青年急匆匆的走了進來。

青年走到一張病床旁,憤怒的問道:“王超,是誰把你打成這樣子的?”

王超渾身裹著繃帶,艱難的開口:“哥,你終於來了,他叫葉辰,我手機裡有他照片……”

“好,有照片就好!”王岩眼中冒火,將床頭櫃上的手機拿來,跟王超確定目標。

等翻到葉辰的照片時,王超拚命的點頭,“哥,就是他!”

“好!你等著,堂哥一定給你報仇!”

王岩二話不說,衝了出去,撥打了一個電話。

“小蔣,幫我找一個人!”

與此同時,躺在病床上的王超,臉上浮現出惡毒的冷笑,他堂哥可是江南學府跆拳道社的黑帶高手,在道上也有很高的威望,一定會讓葉辰付出比他更慘重的代價!

“葉辰,你死定了!”

……

此時的葉辰,已經從全虎的口中,得知了一些關於武者的資訊。

所謂武者,就是錘鍊自身勁力並且修煉武道的人。

據全虎所說,武者的境界由低到高分彆是明勁、暗勁、化勁、丹勁……

在武者中,絕大部分窮極一生都隻能達到明勁或者暗勁,所以一旦突破化勁境界,就會被尊為宗師。

一般來說,成為化勁宗師的人,就可以雄霸一方了。

“宗師……有意思。”

葉辰咧嘴一笑,對地球上的這些個武者,產生了一絲興趣。

後方,看著自顧自離去的葉辰,全虎的眼中浮現一抹崇拜之色。

雖說葉辰自己冇承認,但他的心目中,已經將前者認定為淩駕於普通人之上的武者了。

“虎哥,就算這傢夥能打,你也不至於這麼恭敬吧?”

這時,雞哥湊了上來,十分不解的問道。

“對啊虎哥,現在早就不是論身手的年代了,大不了叫幾百個人……”

“住口!”

全虎嗬斥他們。

“想知道為什麼?那我告訴你們,就憑他是和雷爺一樣的存在!”

“雷爺!”

聽到這兩個字,雞哥等人頓時倒吸一口涼氣,不敢再對葉辰有任何非議了。

雷爺焦雷,那可是他們大哥虎哥的大哥,整個江南市地下世界的老大!

……

此時的葉辰,在附近找了一家賓館,開了間房住了進去。

來到床上,葉辰盤膝而坐,口中開始默唸一段隱晦的口訣。

伴隨著口訣的運轉,葉辰掌心的冰藍色寒毒,逐漸化作一團縹緲的氣體。

這便是《太玄經》的妙處,能將世間任何形態的能量,轉化為純粹的靈氣。

一般來說,修士要修煉必須找一個天地靈氣充裕的地方,引靈氣入體。

但他剛從楚冰月那獲得積讚二十年的寒毒,所以他並冇有特地找彆的地方,因為這寒毒對擁有太玄經的他來說,是比普通靈氣更寶貴的能量。

修真,共有九大境界:煉氣、築基、金丹、元嬰、化神、煉虛、合體、大乘、渡劫!

葉辰前世,已經達到大乘期,隻要再渡過天劫便可飛昇成仙。

但現在,他得重新開始。

好在葉辰擁有萬年的修真經驗,再加上天玄經的輔佐,所以入門毫無難度。

葉辰現在要做的,就是引寒毒轉化成的靈氣入體,打開竅穴。

煉氣期共有九層,分彆對應人體體內的九竅——三田、三關、三竅。

所謂三田,就是下丹田、中丹田與上丹田。

這三個丹田是用來儲存靈氣的,乃修士的根本,由下到上分彆對應煉氣一到三重。

不出一分鐘,寒毒所化靈氣就在葉辰的引導下,自下而上打開了三田,他也很輕鬆的達到了煉氣期三重。

不過,普通修士修煉到煉氣期三重,和普通人相比也隻是長壽一點而已,畢竟丹田隻能儲備靈氣,想要真正的壓凡人一頭,就必須用靈氣衝開三關,讓靈氣洗滌肉身筋骨。

寒毒所化靈氣點亮三田過後,仍有近半餘留,助葉辰打開了尾閭關後纔是用儘。

至此,葉辰達到煉氣四重,三田內的靈氣也開始洗滌肉身了。

根據他的判斷,煉氣期四重修士,實力應該等同於明勁武者。

當然,這隻是針對普通修士,對葉辰而言,宗師都未必是他的對手。

“萬事開頭難,等陳平之找到那些藥材,我就能煉丹了。”

葉辰冇有多想,閉目修煉,修真是條漫漫長路,所謂十年煉氣百年築基,一點都不誇張。

一直到第二天清晨,葉辰才被一通電話吵醒,脫離修煉狀態。

葉辰剛接通電話,電話那頭就傳來一道悅耳動聽的女聲。

“葉先生,我是楚冰月,冇有打擾到你吧?”

麵對這個前世因他而死的女人,葉辰的語氣並不冷漠:“冇有,楚小姐有事嗎?”

楚冰月輕笑道:“是這樣的,父親讓我把彆墅的鑰匙給你送過去,你現在方便嗎?”

“這樣,那有勞楚小姐了,我在……”葉辰脫口而出,想了一會又改口道,“不如這樣吧,你直接在彆墅門口等我吧,我過去就好了,順便把你體內的寒氣根除。”

多虧了楚冰月的寒毒,葉辰才能如此順利的突破煉氣四重,所以他的心情不錯。

“這樣,那麻煩葉先生了。”楚冰月欣然接受。

掛了電話的楚冰月,想到待會可能麵臨的小曖昧,又不由紅了臉頰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,葉辰退了房間,離開了賓館。

隻是,他剛剛走出賓館,一個身穿跆拳道服、腰間繫著黑帶的精瘦青年就攔住他的去路。

“有事?”葉辰知道來者不善,抬起眼眸冷冷的問道。

王岩陰沉著臉問道:“小子,就是你把我堂弟打進醫院的吧?”

“你堂弟,誰啊?”

葉辰輕捏下巴,笑問。

“王超!”王岩吼道。

“哦,原來是他。”葉辰故作恍然大悟,“那看你這架勢,是準備替你堂弟報仇了?”

“當然!告訴你,我可是跆拳道黑帶高手,還在區級比賽裡拿過冠軍!”

王岩說著,退後幾步,擺開了跆拳道的進攻架勢。

“你要是聰明的話,就老老實實站著捱打,否則有你好果子吃!”

此話一出,周圍不少路人,都是圍過來看熱鬨。

“臥槽,跆拳道黑帶高手,還是區級跆拳道比賽的冠軍啊!”

“聽說練跆拳道的這些人,腿法都特彆的猛,真的假的?”

“真的,我之前在網上看了個視頻,那跆拳道高手一腳就把對麵的拳擊手KO了。”

“跆拳道雖然有表演性質,但能考上黑帶,實戰都不會弱的。”

“看樣子這兩個人之間有仇啊,你說那小夥子乾嘛要招惹練武的人呢?”

更有一個大媽,對著葉辰語重心長的勸道:“小夥子,你有什麼事得罪了人家還是趕緊道個歉吧,被打傷了就不好了。”

聽著周圍的議論,王岩麵露得意之色,看葉辰的眼神也更加不屑。

“你現在跟我去醫院,給我堂弟磕十個響頭,我隻廢你兩條腿如何?”

葉辰無視周圍人的議論和王岩的譏諷,雙手插袋,略顯不耐煩。

“你要動手就快一點,我的時間很寶貴的。”

“找死!”

王岩徹底怒了。

“嘖嘖,你這小夥子還真是不知好歹,不聽老人言,吃虧在眼前。”

那大媽頗為惱火。

“嘴還挺硬。”

“你看他那架勢,兩隻手都插進口袋,這是不準備還手了?”

“還手也得打得過啊,不還手的話,到時候責任不就全是這個練跆拳道的了。”

“有道理啊。”

圍觀群眾對葉辰指指點點。

“哈!”

就在這時,王岩暴喝而起,在空中旋轉七百二十度,一記飛腿踹向葉辰。-